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

第558章 玲瓏公主

作品:爆寵痞妃:殿下,乖乖就寢  |  分類:都市言情  |  作者:姬千雪

    若是沒有羅剎、黑炎獄、鬼市的相助,他也無法找到這么多信息,也無法看到南承顏那張俊顏下到底掩藏著一個多么恐怖的變態。

    在凌藍翻看著手里的訊息的時候,突然太監來報玲瓏公主求見。

    凌藍的記憶尚未恢復,雖然在見過香貴妃之后,心中隱隱作痛,但是也只記起了一些零碎的記憶。

    對于誰是玲瓏公主,他一點印象也沒有。

    南潯便與他解釋道:“這是安貴人的女兒,今年十五,不過,安貴人在六年前也就逝去了。

    這玲瓏公主一直都是安分的主,今日怎么來你這里了?”

    南潯說著,臉上也是一臉不解。

    “算了,讓她進來吧,既然找來了肯定是什么事情。”凌藍朝著太監揮手,讓人進來。

    待南雨兒進來的時候,只見一抹鮮紅的身影走了進來。

    齊劉海的長度剛好遮住眉毛,顯得她臉很小,而且本身也剛剛及笄,所以看上去小小的。

    一身鮮紅色衣裙,讓她看起來就像是可愛的年畫娃娃一般。

    她的小臉嬌俏玲瓏,更加能夠讓人明白,為何她被封為玲瓏公主。

    她巴掌大的小臉上,一雙水潤漆黑的眼眸就仿佛是上好的黑曜石一樣,閃爍著璀璨的光芒,翹挺的小鼻子下面,是一張紅潤又小巧的嘴巴。

    這樣的她宛如出水芙蓉,一點也不像長在深宮里面的公主。

    但是,凌藍的理智告訴他,深宮之中不可能出現一抹清流,更何況是在六年前便沒有了母妃維護的公主?

    凌藍此時慵懶地微瞇雙眼,看著前方的南雨兒。

    他胸前的衣袍微微敞開,露出白皙結實的胸脯,美得讓人移不開眼。

    這是南雨兒自七年后,第一次遇到凌藍,雖然時隔很久,但是她依舊記得他。

    “澤哥哥。”南雨兒甜甜地叫了一聲凌藍。

    南雨兒的聲音一出,凌藍的臉色就微微僵硬了一番。

    這道聲音從耳朵一直進入到大腦皮層,一下子喚醒了凌藍腦海深處的記憶。

    似乎很久以前,便有人經常這般叫自己。

    南雨兒見凌藍看著自己發呆,以為凌藍是許久沒有見到自己,所以生分了,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她水潤漆黑的眼眸有些迷茫地看著他,問道:“澤哥哥,你是不是不記得雨兒了?”

    說著,南雨兒便低下了頭,然后又偷偷抬眸看著凌藍的表情,心下卻“咯噔”一聲,沒想到澤哥哥真的不記得自己了。

    也對,已經七年未見,哪里還記得她這樣一個人。

    南雨兒自從進來之后,凌藍的表情便有些發愣。

    而南潯雖然待在書房內,卻也不知道凌藍與南雨兒過去到底有著怎樣的一段,所以在凌藍未發話之前,還是不要開口為妙。

    南雨兒依舊站在書房的中間,與凌藍相隔著一丈的距離,而凌藍坐在桌案之后,除了發愣一點反應也沒有。

    頓時,南雨兒看向這樣熟悉有陌生的凌藍,有些不知該說些什么了。

    她微微抬頭,嘴角扯起一抹笑容道:“澤哥哥,雨兒先回去了,日后再來看望澤哥哥。”

    說罷,南雨兒便轉身離開這讓人喘不過氣的書房。

    可是,在南雨兒那抹鮮紅色身影離開的剎那,凌藍也動了,他瞬間飛躍落在南雨兒的跟前。

    南雨兒直接撞在了他的胸膛之上,南雨兒不過一米六,而凌藍則一米八四。

    在他的跟前,南雨兒則顯得更加嬌俏玲瓏了。

    雖然凌藍看起來并非那種很壯的類型,但是,南雨兒這么一撞,額頭也硬生生地給磕紅了。

    南雨兒抬眼的瞬間捂著額頭,原本因為被凌藍忘記而感到的委屈,又加上此刻被凌藍阻攔。

    在撞到的瞬間,南雨兒的眼眶中立馬布上了水霧。

    “澤哥哥,你……”她不知道凌藍這是何意,明明對自己極其冷淡,又為何攔著自己?

    “南雨疼嗎?”凌藍握著她的小手,將手拿開,立即看到她紅彤彤的額頭。

    而在南雨兒聽到他的那聲稱呼的時候,只感覺胸口像是被壓制住了一般,連呼吸都非常困難。

    她昂著頭,不敢置信地看著凌藍,紅潤小巧的紅唇微張,似乎久久不能回神。

    而凌藍恍若沒有看到南雨兒那炙.熱的眼神一般,眼中只有她那被撞紅的額頭,輕輕地為她吹了又吹。

    “南雨,還疼嗎?”凌藍俯身問道。

    這么溫柔的凌藍,讓一旁的南潯目瞪口呆,他似乎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凌藍。

    “我還有事,先告辭。”南潯立即遁走,他在這里明顯顯得多余。

    而且凌藍稱呼玲瓏公主南雨,明顯像是熟稔之間的稱呼,希望玲瓏公主對凌藍的記憶有所幫助。

    而其實在南雨兒在喚凌藍“澤哥哥”的時候,凌藍的記憶便出現了短暫的停滯,大腦也跟著停滯了。

    原來,他在白虎國的十七年內,最重要的除了母妃之外,還有一個小女孩,便是眼前的少女——南雨兒。

    破碎的記憶,從大腦深處漸漸被她的聲音喚醒,漸漸地他終于知曉了七年前所有的事情……

    南潯的離開,二人連看也沒有看一眼。

    南雨兒依舊睜著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看著對方,然后將眼中的霧水全部逼回去,道:“澤哥哥,我不疼。”

    凌藍的嫵媚的眼型帶著笑意,然后拉著她在椅子上坐下。

    “南雨,你這些年好嗎?聽說你母妃六年前逝世了?”凌藍坐在一旁問道。

    南雨兒聽到凌藍問到她母妃的事情,身體猛地繃得僵直,道:“嗯。”

    隨后,她又抬頭看著凌藍微笑:“我過得很好,澤哥哥呢?”

    凌藍看著她那倔強的表情,眼中盡是心疼。

    “一切安好,安貴人怎么會突然逝世?”他記得七年前,安貴人還好端端的。

    南雨兒雖然身體小小的,可是,她心里卻門清,不然她也不會孤身一人在這么一個深宮中活這么久。

    她壓低了聲音,道:“澤哥哥,是南承顏,他為了收攏祖父才這么做的,為的是讓祖父對父王失望。”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