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無彈窗小說網站

正文 第九章 長樂求情

作品:庶子奪唐  |  分類:歷史軍事  |  作者:江謹言

    章節頭部廣告...................................    溫彥博官拜御史大夫,掌御史臺,麾下數十如狼似虎的御史臺臣,可謂朝中巨擘。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而聞風奏事,本就是監察御史之責,故監察御史雖只為八品末官,但清貴非常,行事百無禁忌,只要其奏本一遞,朝中百官,無論高低,無論貴賤,均可列其中,就連皇子也不例外。

    對于溫彥博來說,要想安排一個心腹臺臣參了李恪一本,不過是手到擒來之事。

    公主擅自離宮,此事可小可大,若小,不過是公主年幼貪玩,混出了宮去,長樂和高陽都極得李世民寵愛,責罰兩句便是,可若往大了說去,此事或有礙公主名節,不利于朝野風評。

    李恪離開虞國公府不到半個時辰,御史臺彈劾李恪私帶公主出宮的折子已經進了宮,李世民閱之生怒,當即召見李恪,而又過了半個時辰,李恪方才回府更衣畢,李世民傳見李恪的口諭已經送到了楚王府。

    當李恪備馬進宮,到了李世民召見的甘露殿時,李世民正端坐書房之內。

    “兒臣李恪拜見父皇。”李恪上前拜道。

    李世民見李恪來了,放下的手中的奏折,對李恪問道:“虎頭來了,你可知朕傳你所謂何事?”

    參劾之事本就是李恪自己一手策劃,他自然知道李世民傳他入宮的目的,不過李恪為防李世民起疑,還是故作一副全然不知的模樣。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李恪道:“阿爹恕恪兒愚鈍,恪兒不知。”

    李世民眼睛瞟了一眼李恪,拍了拍手中的奏折,問道:“昨夜上元燈會,可還熱鬧。”

    李恪自知李世民的意思,不過還是回道:“如今天下承平,百姓安居,上元佳節的燈會自是熱鬧非常。”

    李世民問道:“你也去了?”

    李恪聽了李世民的話,臉上似乎有一絲忐忑,回道:“恪兒去了。”

    李世民看著李恪的模樣,接著問道:“與你同去的可還有旁人?”

    李恪似乎在思慮著什么,頓了頓,這才道:“只有恪兒,還有隨身帶著伺候的府內侍婢。”

    李世民又看了李恪一眼,問道:“真的只有王府侍婢嗎?”

    李恪的反應有些驚慌,但隨即還是堅持道:“只有兒臣和府內侍婢。”

    李世民聽了李恪的話回答,臉色突然一變,指著李恪道:“你還要為她們回護到幾時?”

    李恪的身子微微一顫,眼中流露出驚慌之色,硬著頭皮道:“阿爹問的突然,恪兒不知阿爹之意。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李恪把手中的奏折丟到了李恪的手中,對李恪道:“你私帶長樂和高陽出宮,真當朕便一無所知,任由你欺瞞嗎?”

    李恪接過李世民扔過來的奏折,不安地緩緩打開,只一眼,臉色便一片煞白,突然跪地請罪道:“兒臣有罪,兒臣不該欺瞞父皇,然此事皆因兒臣一人而起,與兩位妹子無關,還望父皇只責罰兒臣一人,勿要怒及長樂和高陽。”

    李恪似乎很是驚慌,就連口中對李世民的稱呼都變了。

    李世民聽得李恪自己攬下的所有的罪責,不愿李世民觸怒小妹,李世民原本的怒火反倒消了許多。

    “哼!”

    李世民輕哼了一聲,對李恪道:“你好大的膽子,公主出宮有違宮規,你若是帶著他們出宮叫旁人知道了,旁人如何看待他們?高陽年幼些還好,長樂已經快到嫁人的年紀了,豈能兒戲。”

    李恪道:“父皇息怒,兒臣絕無他意,只是見長樂每日在宮中苦悶,這才帶她出宮散散心。”

    李世民對于長樂的偏愛自毋庸置疑,光是從她的封號便能看出。

    可隨著長樂慢慢長大,本該是活潑的年紀,卻因為久在宮中而便得越發地沉悶,長樂不樂,李世民也是不愿看到的,而李恪的用意本也是友愛兄妹。

    聽著李恪的話,李世民的怒火又消下去許多。

    就在此時,長樂公主竟帶著挺著大肚子的長孫皇后也進了書房。

    李世民見長孫皇后進了書房,忙道:“觀音婢,你有孕在身,不在內殿養胎,怎的到書房來了。”

    長孫皇后看了眼跪在地上的李恪,對李世民問道:“臣妾是被長樂拉過來的,陛下這是在責罵楚王嗎?”

    李世民回道:“虎頭他擅自帶長樂和高陽出宮,如今遭御史彈劾,朕正在訓斥他。”

    這一下,還不等長孫皇后開口,長樂公主聞言忙道:“是麗質自己貪玩,央求三皇兄帶著麗質出宮看燈,是麗質之過,與三皇兄無關,還望阿爹勿要責罰三皇兄。”

    李世民聽了長樂公主的話,原本還帶著些怒意的臉上竟浮起了一絲暖色。

    其實說來李恪不是旁人,乃是長樂之兄,長樂若是雖旁人出宮,抑或是私自出宮都算得上是罪責,有損名聲,但李恪卻是他的兄長,兄長帶著妹子出去散散心,能是多大的事情?

    而且真正叫李世民展顏的還是李恪和長樂之間的兄妹之情,李恪和長樂雖非嫡親兄妹,但卻甘為對方攬下罪責。

    手足友愛,這正是李世民最想要看到的。

    就在李世民臉色稍稍緩和的時候,長孫皇后也趁勢道:“楚王帶長樂出宮散心本就不是什么大事,陛下說了兩句也就是了,還望陛下勿要深究,以免壞了他們兄妹之情。”

    長孫皇后與李世民相知甚深,只一句話便說到了李世民的心坎里。

    李世民兄弟相殘,而登帝位,他絕不希望他們兄弟的悲劇在李恪他們身上重演,只要皇室子弟手足和睦,這些小事又算得了什么。

    李世民對李恪道:“念在皇后求情,你兄妹二人手足情深,朕此次就不責罰你二人了。”

    不過畢竟是有御史上書,李世民倒也不便全然不理,于是頓了頓,又接著補充了一句道:“此次你帶長樂和高陽出宮,朕會再補上一道口諭,便說你攜長樂出宮乃是朕的意思,你們不要說岔了。”

    “謝父皇。”李恪和長樂的臉上都露出了笑意,俯身拜道。

    長孫皇后見狀,親自上前將李恪抬手扶起,輕輕拍了拍李恪的肩膀,對李恪笑道:“你們手足相顧,兄妹友愛,本宮甚是欣慰,但愿待本宮腹中孩兒降世,你也要一視同仁,好生看護著她。”章節尾部廣告...................................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