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無彈窗小說網站

正文 第378章 如果時間忘記了轉

作品:大魔王又出手了  |  分類:都市言情  |  作者:念笯嬌

    召喚完群里的人,看了一會兒大家的反饋,王子安沒再關注。

    給李馨和吳倩都打了一個電話,囑咐金泰熙幾句話,他便趕緊去洗澡。

    他不打算今晚鬧事了,先低調一陣子。

    雖然胸中總憋著一股氣,老覺得網上的那些人,都是害死王母的兇手。

    但理智告訴王子安,有些人是無辜的,就像王母那樣。

    洗完澡,王子安穿好衣服。

    眾少女也一個個穿戴好。

    坐梳妝臺前,林允兒拿吹風機給王子安吹頭發。

    “表哥,頭發掉得有點多。”林允兒一邊給王子安吹,一邊心痛道。

    “啊。”王子安歪了一下腦袋閃躲,有點燙。

    “你吹太厲害了,口別抵到底啊。”李孝利在一旁埋怨道。

    “哦哦。”林允兒連忙把吹風機移開遠點。

    吹完頭發,金泰熙給王子安臉上抹護膚品,邊抹邊詢問道:“表哥,胡子有點長呢,不刮掉嗎?”

    “刮了第二天還是會長,我又沒拍戲,沒節目上,先不管它。”王子安說道。

    金泰熙不再說話。

    杰西卡在一旁看的時候,忍不住也沾點護膚品,給王子安抹。

    抹的時候,她總是忍不住拿指肚去摩挲王子安的胡子。

    硬梆梆的,有些扎人。

    但很舒服呢。

    “表哥,你很硬啊?”杰西卡笑呵呵道。

    王子安氣血翻騰:“說話說全了,別漏字。”

    “表哥,你的好硬啊。”杰西卡說道。

    王子安氣沖靈蓋:“能不能別把‘胡子’二字漏掉?謝謝!”

    “哦哦,表哥,胡子長得不齊,要不要我幫你打理一下啊?”杰西卡問道。

    王子安拒絕:“都說了我現在不上節目,不拍戲,不用!”

    這時,栗可欣把家教老師送出門后回來,興沖沖說道:“子安,我把老師送走了,我們可以出門了嗎?”

    洗澡前,王子安就讓大家準備好,出門逛街。

    以致栗可欣的家教老師提前下課,回去了。

    屋里的姑娘,一個個打扮得花枝招展。

    任何一個丟到大街上,都是一道靚麗的風景,吸引人目光。

    “出門后,你記得要一直戴著口罩。”王子安對栗可欣說道。

    “為什么?泰熙姐她們也要戴嗎?”栗可欣不想戴口罩。

    王子安搖頭:“她們不用。”

    栗可欣不高興了:“為什么我要戴,她們不戴?戴口罩不舒服,我不戴!”

    “不戴不準跟我們出門!繼續補課!”王子安不想解釋。

    有時候,不可能什么都能給她解釋清楚。

    現在可以開始告訴她這個道理了,雖然這次出門讓她戴口罩的理由是可以解釋的。

    “好吧。”栗可欣不再堅持,能不補課,出門玩,她已經知足了。

    沒多久,眾人出門下樓。

    公司那輛考斯特似乎早就在小區門口等著。

    除了王子安和金泰熙,其她少女驚訝。

    “考斯特怎么來了?”李貞賢問道。

    “你們想擠地鐵,還是坐考斯特,去王府井?”王子安問道。

    “那有點遠,還是坐考斯特吧。”李貞賢興奮。

    據說三里屯的美女多,但大多是混酒吧的,有點野。

    王府井也不少,且都是氣質美女,屬于居家型的。

    一群人上車,考斯特啟動。

    沒走多久,考斯特在公司給員工租的房子所在的小區門口停下。

    車門打開,吳倩肩上挎著包上來,有些拘謹。

    “咦,還有倩倩姐呀。”李孝利叫起來。

    不止吳倩,車子開了一條街后,李馨也上來了。

    “表哥!”上車的第一件事,李馨就是跟王子安問好。

    她有點怕王子安。

    王子安是沒把李馨沒做好助理的事放心上,但李藝紅放心上了。

    導致李馨錄好的新歌,李藝紅一直壓著不讓發布。

    不管是天災還是人禍,李藝紅就是把鍋往李馨身上扔。

    李馨做不好助理,是事實。

    “你們的花姐來了。”王子安笑道。

    “不是馨姐嗎,怎么是花姐?”杰西卡疑惑。

    王子安笑道:“因為她今晚發布的這首歌,總是讓我想起一個叫花姐的流浪女歌手。”

    李孝利好奇問道:“表哥,這個流浪女歌手是不是很厲害?肯定有什么厲害的地方吧,不然表哥怎么會一直記得。”

    眾女也趴著椅背,看坐門口位置的王子安。

    “她啊,其實也不是很厲害,唱功不見得有多好,但有自己的個人魅力。”王子安說道。

    “那表哥你怎么那么記得她?”李貞賢問道。

    王子安沉吟片刻,說道:“就是她恰好出現,恰好擊中一些人內心的柔軟處,比如我,于是,我記住了她,甚至有點喜歡她。”

    眾女一驚。

    表哥喜歡的人,不是家里的哪個姑娘,而是外面的?

    完蛋了鴨!

    “她是誰?”栗可欣的聲音有些兇起來。

    眾女也緊張兮兮的,看著王子安。

    王子安想了想,說道:“對這個世界來說,她……已經死了。”

    眾女張了張嘴。

    死了?

    再仔細回想王子安的話,大家有些糊涂。

    為什么說對這個世界來說,花姐已經死了?

    她們無法理解。

    “死了啊?”栗可欣的兇厲一下消散,有些難過,覺得有些對不起這個花姐。

    剛才,她還很敵視這個花姐呢。

    王子安說道:“花姐的聲音,一開始其實是好的,只是每天連續唱歌的時間太長,嗓子壞了,聲音變沙啞,也就是所謂的煙嗓。李馨的嗓音也屬于這個類型,平時說話,不嘶吼還聽不出來,一旦嘶吼,唱歌,就成了煙嗓。”

    說到這,王子安回頭看坐后面的李馨:“這類聲音,其實也挺有魅力的。”

    李馨很高興,她就不太喜歡自己唱歌時出現的那種煙嗓。

    表哥說好,給了她莫大的鼓舞。

    半個小時后,考斯特在王府井附近停下來。

    “戴上口罩!”下車前,王子安親自給小仙女戴上口罩。

    戴好后,他看了看時間,說道:“開始吧。”

    頓時,眾女一個個拿出手機,等王子安發微博。

    王子安很快發出微博:“troubleisafriend,可能年少的心太柔軟,經不起風經不起浪,若今天的我能回到昨天,我會向自己妥協。”

    后面是吳倩和李馨新歌的3格式。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