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

正文 第1346章 四大勢力! !

作品:神級王者升級系統  |  分類:玄幻小說  |  作者:心中傷夢中淚

    李軒看了看權嚴畢,這胖子則是瞇著笑著一副憨笑,不由苦笑地搖搖頭。

    別看權嚴畢提起揭穿騙局漫不經心,其實是想特意提醒鐵穆等人,不管任何時候都要多幾分驚醒不要上當受騙。

    李軒等人談話的聲音很低,不想故意惹事但也沒用傳音。

    云翎坐在不遠處聽得一清二楚。

    啪!

    云翎不自覺地捏碎手里美食,趕緊埋頭吃起來生怕引人注意。

    該死!

    差點就上了那群人的當,云翎心里暗暗罵道。

    要不是無意中聽到李軒等人的談話,恐怕他已經傻乎乎地跟過去了。

    現在想來,對方演這出戲恐怕就是想釣自己這條魚。

    云翎越想越是覺得可能,獸族大軍壓境為了尋自己回去,肯定還使了其他手段。

    “到底是誰派他們來的?炙鳳獸皇未必知道我潛入人族的目的,難道是那頭老東西派來的?”

    云翎驚疑不定的想到。

    如果是炙鳳獸皇的手段,無非是想帶自己回去而已,要是是死對頭的人手,自己的處境可就危險了。

    云翎年紀不大智慧極高,短時間念頭想到很多,剛才差點被騙純粹是因為沒經驗。

    對了,剛才那幾人似乎對上古文字頗為了解,或許求教他們也是一個選擇?

    云翎再次抬起頭時,李軒等人已用完餐離開,出了客棧去夜市游覽。

    “我要沉住氣,再觀察觀察這幾人,明日多找幾家老店繼續問,但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云翎打定主意暗道,手里的卷軸至關重要,必須找盡可能多的途徑確定其包含的信息,絕不能有絲毫閃失。

    至于剛才那幾個演戲的,一來他沒有十足的把握確定對方是沖自己來的,畢竟發生的未免太巧了。

    二來,如果當真奔自己而來,冒然去找他們算賬只會引出更多麻煩。

    云翎吃一塹長一智,沒有冒然動手,默默地將一大桌美食用完也出了酒樓。

    且說李軒和云翎兩撥人離開不久,那幫被李軒揭穿的修士意興闌珊地也出了客棧,足足走了十幾個街區才進了一處僻靜的院落。

    一回院落內,幾個人就坐不住,紛紛抱怨起來。

    “該死的,上面分配給我們的是什么鬼任務,竟然讓我們像小丑一樣當街演戲。”

    “少說兩句會死?萬一被長老知道,拔了你的皮。”

    “反正我是不干了,這都尋了幾個月了,難道就靠這個能挖出獸族那人嗎,這簡直就是大海撈針!”

    這時,先前那位仙風道骨的老道推門而入,瞪了眾人一眼怒喝道:“嚷什么嚷,還嫌不夠丟臉,當眾被人戳穿,就算要找的在附近都被嚇跑了!”

    “要不,我去探探那幾人的底?回頭帶幾個弟子把他們給收拾了?”

    一名男子巴結討好道,可見老道在這群人中的身份不低。

    “收拾了有什么用?把心思都跟我用在找人上,要是辦好了人人有賞,不要被別人撿了便宜,要是辦不好,上面的責罰肯定免不了!”

    老道吹著胡子罵道,言辭間,說明遠不止這一股人馬在搜尋著什么。

    后面發生的一系列事情,李軒不知情,哪怕知道也不過一笑而過。

    騙局與否,和他又有多少關系?

    把眼前事辦好才是最要緊,來夜市逛一逛領略下玄獸城的風土人情,順便了解一些信息。

    幾名弟子散開各行其事,李軒走在寬闊而人流擁擠的街道,隨性地看看兩側的商鋪或攤位,只有大長老一人相伴。

    “尊主,剛才那老道我認識。”

    大長老低聲道。

    奧?

    李軒微微側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此人姓余,是獅虎宗的一名長老,至于另外幾人恐怕是獅虎宗的弟子。”

    大長老將所知情況說給李軒聽。

    李軒看著大長老認真的表情,想來他之所以現在才說,必定是認為事情比想象的復雜,這才單獨向李軒稟報。

    可不是,獅虎宗明明伙同至風門對紫星宮動手,突然不再過問此事,反而在玄獸城安排人手忙著這等事。

    事出反常必有妖!

    “獅虎宗,看來等血咽鼠王回來,還得去探一探他們的底。”

    李軒微微的呢喃道,對待這些潛在的敵人,一定要保持足夠的警醒。

    一連幾天下來,玄門需要采購的東西已齊備,破靈丹的材料足足準備了二十多份。

    中州修士的境界遠遠高于北大洲,這并不意味著人人都能修煉至戰宗境界,若是資質一般又沒深厚的背景,能到戰靈多活個幾百年就算最好的結果。

    戰宗境界,在中州修真界也是許多人眼紅的境界,其身份地位遠遠高出常人。

    基于此,突破戰宗的破靈丹十分珍貴,甚至比北大洲的行情還要火熱得多。

    北大洲雖然靈氣薄,物產稀,可用得上破靈丹的人更少,只是需要自己多花費些精力去險要之地采集所需靈藥,甚至有些人寧愿冒險突破,也不愿去浪費如此多精力尋找。。

    中州修煉界的修士,一來起步高,二來戰靈修士的比例也比北大洲高得多。

    哪怕突破戰宗的機會再渺茫,但好歹還有那么一絲機會不是?

    所以,破靈丹成了最受哄搶的丹藥之一。

    幸好玄門有李軒這異數在,采購到足夠的破靈丹回去自己煉制即可,甚至李軒若是沒時間的話,還可讓鐵穆煉制,雖然品質和成功率比不上李軒,可是也比一般的煉丹大師好的多。

    如果想搶購成品的破靈丹,恐怕在這里呆上幾個月也買不到多少,而且花費比現在絕對高得多。

    “二十多份破靈丹的材料,短時間應該夠用了。”

    李軒滿意地點點頭,他面前擺放著權嚴畢呈上來的購物清單,除了成品的破靈丹材料外,還購買了大批的珍稀靈藥種子。

    “宗門急需破靈丹,弟子斗膽買了這么多,若是時間足夠,還是自己培植最合適。”

    說話的是正是鐵穆,此時屋內只有李軒,權嚴畢和鐵穆三人。

    “該花的就得花,你的精力放在煉丹和修煉上,至于靈藥的培植交給下面的弟子辦就行了。”

    李軒肯定地說道。

    玄門有著他留下的眾多煉丹寶典不假,可是天賦異稟,能夠突破到玄階高級煉丹師的,整個宗門也只有她一人,其他人遠遠被甩在后面,頂多勉強跨入玄階就已是極限了。

    煉器方面差不多也是同樣的情況,玄階高級煉器師只有玉琳一人。

    整個宗門只有李軒屬于異類,因為這些東西都是他所教導出去的,所以,無論是陣法還是煉丹,煉器,最強者皆是他。。

    只不過若是什么都要親力親為的話,李軒何必花這么多功法培養玉琳和鐵穆她們?

    只不過這玄門弟子之中,天賦過人的似乎都是有點陰盛陽衰的樣子。

    而他不動手的話,也就是下面的弟子進行煉制了。

    而且萬象之地上的煉丹師稀缺,正如極東之地上陣法師稀缺一般。

    所以李軒不會讓鐵穆在靈藥園浪費時間。

    “多謝宗主關心,不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在靈藥園內修為提升得更快,這一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鐵穆說道。

    難道是因為她身上的特殊體質?

    鐵穆不知道原因,李軒猜到了一些大概。

    雖然李軒無法動用鑒定術,可是以他的眼力,也看得出鐵穆體質的不尋常,只是無法確定罷了。

    不過李軒也可以將范圍縮小在煉丹方面,鐵穆的體質,應該與丹道脫離不了關系。

    整理完丹藥方面的收獲,鐵穆便先離開,屋內只剩李軒和權嚴畢兩人。

    除了破靈丹的煉制材料算是大手筆外,剩余的東西并不稀奇,權嚴畢根據宗門日常的情況適當進行補充。

    低階的東西玄門大多能自給自足。

    而高階的好貨色價格自然不便宜,玄門現在也是囊中羞澀,趁著沒其他人在,權嚴畢大倒苦水直呼當家不易。

    “宗門下面的那幾條靈石礦脈產量有限,這次帶來的靈石不多,暫時也就只能辦這些事,宗主,你是沒看到啊,這玄獸城的好東西真不少,我恨不得把它們都搬回玄門。”

    權嚴畢直拍大腿,繪聲繪色地說起這幾日的見聞。

    李軒默然地點點頭,論商業繁榮程度來說,被中州上宗統一的中州遠遠勝過四分五裂的北大洲。

    與極東之地如今的中州也相差無幾。

    “哪依你之見,咱們如何在這被上宗掌控的中州打開局面?”

    李軒已有大概的想法,此時有心考究權嚴畢便問道。

    見李軒聲音微微的嚴肅了起來之后,權嚴畢也收起散漫姿態,思考片刻后說道:“要說如何打開局面,首先還得說這中州的四大勢力。”

    “中州之中除了宗門勢力以外,有四大勢力必須重視,分別是丹云殿,靈文門,神錘宮以及天驕學院。

    天驕學院暫且不提,這丹云殿,靈文門和神錘宮則是遍布全中州的三大商會,幾乎把持了市面三成以上的交易。”

    權嚴畢侃侃而談,顯然做了充分的調查。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