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

正文 第十八章 山莊地牢

作品:宮中有貓  |  分類:玄幻小說  |  作者:閑散老人

    “哎?咱們可以走了?”

    眾人午飯吃了一半,突然管家王全嘉走了來,宣布大家可以離開了。

    “吃完了這頓,趕緊走吧!莊子里出了這種事,就不多留各位了……”

    “兇手是抓著了?”丐幫長老一手拿著饅頭,手夾著紅燒肉,吃得正香。

    “這事兒也與諸位無關了。”

    管家撂下這句話就離開了。

    胖長老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眼珠子轉了三圈,放下手中的饅頭起身:“行了,我也吃飽了,先走一步。小乞兒!別吃了,帶倆饅頭趕緊走吧。”

    “唔!”小乞兒胡亂塞進兩口菜,順手抓起兩個大包子,急匆匆地跟了出去。

    丐幫的人一走,其他人也坐不住了,紛紛離去。

    苗妙妙站立在墻頭,看著離去的眾人,心神不安。

    ……

    “嘀嗒……嘀嗒……”

    水從地牢頂上的通風口滴下來。

    底下的干草早已經發霉腐爛。

    少年坐在上頭,腦袋靠著濕漉漉的墻壁。

    臉上的血污已經結痂,將他原本白皙臉龐點綴地格外猙獰。

    “吃飯了。”

    家丁沒好氣地將飯盆扔了進去,里頭的饅頭掉出來在地上滾了兩圈。

    少年眼皮微微掀開,露出比黑夜更暗的眼睛。

    他動了動手指,奈何沒有一點力氣去撿起地上的饅頭。

    他已經被折磨了一夜了。

    “吱吱!”

    幾只老鼠嗅到了食物的味道,立刻從墻洞中竄了出來,啃食那個饅頭。

    “呵……”他輕笑著合上眼。

    “嗷嗚!”

    突然傳來一聲兇狠的貓叫,驚得他如蝶翼一般的睫毛輕輕顫了顫。

    睜開眼,只見頂上通風口的柵欄間站著一只金瞳黑貓。

    外面的日頭灑在她的背上,為她鍍上一層金光。

    “喵嗚!”

    黑貓輕盈越下,嚇跑了正在取食的耗子們。

    “小貓……”

    少年的聲音啞如砂紙磨石,絲毫不見之前的天籟。

    苗妙妙小心翼翼他湊近他,鼻子在他的指尖嗅了嗅,一股血腥味直撲鼻腔。

    “別聞了,我很臭……”少年喘著粗氣,望向通風口照出來的光,“我也想變成一只貓,這樣我就能出去了……”

    黑貓金色的眸子暗了暗,轉身離開。

    跨出地牢。

    一雙熟悉的靴子立在她面前。

    抬眼。

    只見一個白衣老頭正瞇著眼沖她笑。

    那種笑帶著陰冷和警告。

    “乖徒兒去哪兒了?找的為師好幸苦。”

    “師……”

    話還未說完就被男人抱起:“徒兒可不要亂跑了,這底下的老鼠可兇得很。”

    苗妙妙心虛地窩進他的臂彎里,應了一聲。

    不過這次她并沒有挨打,那雙大手在她的爪子底下蹭了蹭。

    “地牢不干凈,爪子踩過以后不要舔。”

    ……

    夜深。

    苗妙妙叼著一串葡萄走到關押尚云歌地牢的通風口處。

    “喵喵喵……”

    她放下葡萄,沖著里頭黑洞洞的牢房叫了兩聲。

    “咳咳……”

    底下傳來虛弱的咳嗽聲。

    人還活著!

    苗妙妙放下心來,叼起葡萄跳了下去。

    “吱吱!”

    原本在少年腿上啃咬的老鼠一看見黑貓,立刻作鳥獸散。

    苗妙妙將葡萄放在他手邊,接著又走到門邊朝外看了看。

    見到外邊的守衛在打瞌睡之后,又折返回來。

    跳上他肩膀,肉墊在他的額頭探了探。

    很燙。

    發燒了!

    被打成這樣,傷口又暴露在如此惡劣的地方,必定已經感染化膿了。

    如果不治療,活不過七天。

    “你這貓真有趣……”尚云歌無力地笑了兩聲,“我快死了……你不要離我太近,會染病的……”

    苗妙妙低低叫了兩聲,準備離開。

    “咣當!”

    鐵柵欄門被人一斧頭劈開。

    一個肥壯的男人推開門進來。

    胖長老?!

    苗妙妙瞪大了貓眼,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越走越近的丐幫長老。

    “云歌。”胖長老丟下斧頭,立刻蹲下身檢查少年的傷口,“他們居然把你傷成這樣!”

    “叔……你快走,這是圈套……咳……”尚云歌掙扎著推開他,奈何為時已晚。

    “咣!”

    四周的突然罩上了一個大鐵罩子,只有一處用來監視的小窗留了縫。

    “還想走?”王雷虎陰戾的聲音從外邊飄了進來,“真沒想到,尚云歌的同謀竟然是丐幫長老!”

    “王雷虎,你可真陰險!”

    胖長老提起斧頭砸向鐵罩。

    結果一聲巨響,將他的雙手震麻,斧頭脫手落地。

    外頭的男人笑得更加張狂:“你還真是不自量力,三寸厚的鐵板,就你還想砸出去?今日我要給我的大哥和三弟報仇!”

    苗妙妙渾身的毛發都倒立起來,她伸出爪子勾上鐵板只見的焊接處,一步步爬上用來監視的柵欄口子。

    她探出腦袋,正對上王雷虎的大臉。

    “啊!”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苗妙妙一爪子在他的臉上劃出了三道深口子。

    “給我抓住它!”

    王雷虎疼得齜牙咧嘴,血順著臉頰流到了衣服上。

    苗妙妙左閃右躲,輕松逃過那些家丁的追捕,跑出了地牢。

    ……

    由于王雷虎傷得話都說不靈清,處置地牢里的那兩人就先被擱置了。

    “二當家,大夫已經在請了,奴婢先給您清理清理傷口。”丫鬟將干凈的毛巾剛碰上他的傷口,男人立刻疼得彈跳起來。

    “二、二當家……”小丫鬟嚇得手抖,不敢再下手。

    王雷虎擺了擺手,口齒不清地說道:“趕緊滾!”

    這一開口,又將臉上的血痂崩開,疼得他冷汗直冒,又不敢再開口大叫。

    哼!

    活該!

    苗妙妙在房梁上看了這一切,心底暗暗有些發爽。

    此時,門外來了一個人。

    嬌娘云煙霧繞地走進屋內,美眸流轉,見到狼狽的王雷虎,捂嘴笑了一聲:“呦~這是被哪只野貓撓的呢?”

    王雷虎捂著發疼的腦門:“這里已經夠亂了,你還來添柴加火。”

    “咳。”

    女人輕咳了一聲,眼神瞥向房間的一處角落:“我聽說抓到兇手了?”

    “呵!抓到了兩個兇手!沒想到丐幫長老居然是尚云歌的幫兇!”他捏緊拳頭,“我讓他們給大哥三弟陪葬!”

    “既然兇手已經抓到了,那我也就放心了。”

    女人吐了一口煙,眼神勾了男人一眼,隨后一步一搖離開了房間。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