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

正文 第二卷 英雄出少年 第九十八章 起手撼魔熊(二)

作品:劍起天下潮  |  分類:武俠修真  |  作者:白夜吶

    秦摩熊聽明白寧不凡的話,緩緩從凳子上站起來,單手握住寧不凡正在揮動的手腕,一個字一個字的說:“你、的、女、人?”

    他也不知道寧不凡說的是誰,但是心里莫名就有一股怒意。

    寧不凡怒目回視,右手被秦摩熊鉗住動彈不得,左手丟開飲水機抬起來就給秦摩熊一巴掌:“我說你這幾天怎么這么老實,狗熊心里還惦記著老子的女人?她是我兒子他媽!”

    這一巴掌打在秦摩熊臉上不痛不癢,但是那句“兒子他媽”卻深深的傷害了秦摩熊,寧不凡只是習慣性的喜歡嘴巴上占便宜,秦摩熊卻理解成他們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

    這理解能力,比古玉楓想的還遠……

    秦摩熊被這軟綿綿的一巴掌打得火辣辣的疼,拉著寧不凡的手往地上一扔,寧不凡瘦小的身軀隨之倒地。秦摩熊跟上就是一腳,踢的寧不凡肝膽俱裂。

    一口鮮血從寧不凡嘴里噴出來,秦摩熊含怒出腳,用上了十二成的力氣,差點把寧不凡當場踢死。

    寧不凡大戰近千場,這次有可能是他受傷最重的一次,他有些心疼的想:“這一次不知道要花多少陽氣才能修復好。”

    但是他若是低頭了,便不是寧不凡。掙扎著爬起來,張口又要罵,秦摩熊又是帶著風聲的一拳狠狠的砸在他臉上。寧不凡的身影化作一條黑線飛起,直接被秦摩熊打到角落的掃把堆里。

    寧不凡的臉肉眼可見的腫了起來,鼻孔嘴角都是血。班里的女生尖叫著跑出去找老師,只有幾個膽子大的男生圍在門口看。

    秦摩熊憤怒的喘著粗氣,他平時沉默寡言,心里卻總覺得,有一個人,會出現在校門口,揮手和他笑。精心準備了這么久,那個人,卻被這猴子得手了。

    “我不服!”他心里這樣嘶吼,嘴上卻不言語,一步一步逼近寧不凡。

    “我要把你打飛!”這是他戰斗的口號,以前是為了向山賊王致敬,此刻卻是他的心聲。

    寧不凡呸了一口血,靠在墻上,喪心病狂的笑著:“來啊!秦摩熊!打死我,你進了監獄,這輩子都碰不到她了!哈哈,老子就算是死了也能保護她!來啊!來啊!”

    秦摩熊停住了腳步,忽然也大笑起來:“你這個垃圾,就算死了也是死在垃圾堆里。你以為你有辦法對付我?打死你,會有人替我坐牢的。我忍了你三年了!三年了!我以為畢業了就能擺脫你,你卻這么急著送死!”

    兩人就這樣對視著,有憤怒,有敵意,有不甘心。

    還有,在心里,有個模糊的影子……

    想起那個人,秦摩熊忽然覺得心里好難過。殺了寧不凡,她會不會恨我……

    可是,不甘心,好不甘心……

    他想起那個傍晚,他跟一群不知道哪里來小混混打了一架,五打一,他被打的很慘。

    我只是想安安靜靜的看漫畫啊,為什么總要面對這種事呢……

    突如其來的一陣雨,將秦摩熊困在那個老城區的巷子里。

    秦摩熊靠著墻根坐起,艱難的撿起那本新買的漫畫。

    這個互聯網的大時代,市里只剩下老城區這最后一家漫畫店了。

    老板人很好的,每次都會幫我留一本。

    《山賊王》,七百多集了。秦摩熊渾身都使不上力氣,他用手指將漫畫拖到自己腿上,然后一頁一頁的翻,一頁一頁的看。

    雨下得毫不留情,沖刷著秦摩熊身上的血跡,就像老天在包庇那幾個小混混,替他們消滅證據。

    一條避雨的流浪狗遠遠的躲著,人群急急匆匆,這個世界仿佛都把他遺忘了。

    頭發濕了,衣服濕了,混上上下都濕漉漉的,不知道是血還是雨。

    翻開漫畫第一頁,是路趴著標志性的笑容。

    再多的困難,都改變不了這張自信的笑臉。

    下一頁,山寨二當家劍圣右羅艱難的抵擋著七山王熊貓的攻擊,他哭著大喊:“總有一天,我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劍圣。”

    熊貓說:“你有著這樣的夢想,為什么還要來送死。”

    右羅:“除此之外,我已經沒有別的辦法拯救我的同伴了。連我們山大王都保護不了,還談什么夢想。”

    “路趴著可是要成為山賊王的男人啊!”每次看到這句臺詞,秦摩熊都忍不住和漫畫里的角色一起喊出來。

    真好啊,我也想要這樣的同伴……

    眼淚混著雨水慢慢從秦摩熊眼睛里流出來。

    我只是想安安靜靜的看漫畫啊……為什么總是會卷入這種事情里面……

    我不想做大哥,不想當混混……

    我只是想看漫畫啊……

    無力的手終于松開被雨水浸透的漫畫,秦摩熊仰著頭,淚流滿面。

    “你受傷了?”好聽的聲音從身邊傳來,是個女生。

    秦摩熊艱難的扭頭,抬頭的一瞬間,血混著雨水流進眼睛。

    他看不清那個人,卻莫名的覺得:

    真好看啊……

    比娜美還好看。

    雨水沖不走的血跡斑斑,即使秦摩熊不說話,也能看出他傷的很重。

    “喂!120嗎?這里有個人受傷了,好像快死了。在城西老城區……”焦急的聲音傳過來。

    聲音也很好聽啊……

    電話那頭似乎在抱怨什么,女生一邊道歉一邊求他們趕快派人來,好像溝通失敗,女生咬著牙,靠近將秦摩熊背了起來。

    好疼……

    女生吃力的背起秦摩熊,他感到骨頭一震,好像肋骨斷了。

    突然秦摩熊好像笑,被她這樣背下去,骨頭在內臟里亂竄,可能真的會死吧……

    真的會死嗎?可是我好想一直這樣下去……

    “忍著點。”聽見秦摩熊的呻 吟,女生本能的鼓勵他一句。

    讓秦摩熊覺得失望的是,女生很快就把他放了下來。老城區的小診所,忙碌的白大褂,再也記不清后來發生了什么……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從小診所里醒來,茫然的尋找著救他的那個女孩。

    可是問遍了整個診所的人,都沒有人知道,誰帶他來的。

    老大夫也只是說,看見他倒在門口,身邊再無他人。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