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無彈窗小說網站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難倒王家人

作品:眾神遺忘的世界  |  分類:玄幻小說  |  作者:鼎寰

    王峰點頭,又把空心針扎入了王雨煙胳膊上的另一處穴位里,過了片刻,將那空心針拔出,王峰問道:“小姐,這一次,有酸麻的感覺嗎?”

    王雨煙一慌,開口道:“大長老,還是沒有啊!”

    王峰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開口道:“我再試一次。”待王峰第三次拔出空心針,王雨煙依舊沒有任何酸麻的感覺。

    田雨急道:“大長老,雨煙沒有酸麻的感覺就會怎樣?”

    王峰搖頭道:“若是注入了解藥,感覺不到穴位里酸麻的感覺,說明生死符的藥力依舊存在,根本沒有化解。”

    王琰開口道:“大長老,是不是這藥液有問題。有沒有可能過期了。”

    王峰聞了聞瓷瓶中的藥液,搖頭道:“不可能,這藥液是我前兩日新配制的,有效期三年。生死符的毒藥必須遇到血液才能激活,一旦激活,就會形成一種新的化合物。這種新的化合物有劇毒,可讓人生不如死,而我這解藥的作用,便是將已經激活的生死符給化解開來,讓形成的化合物分解成原來的血液與生死符藥液,并且使生死符藥液不能再與血液結合,這樣一來,生死符自然而然也就破解了。”

    “但破解之后,生死符的藥液還在人體內,會讓人感到酸麻,但數日之后,藥液自會被人體吸收消失不見。毒性自然而然就解除了。雨煙小姐沒有感到任何**的癥狀,說明其體內的生死符依舊處于激活狀態,未曾與之前結合的血液分離開來。”

    田雨急道:“大長老,那可有什么別的辦法?”

    王峰搖了搖頭道:“就是不知小姐種的生死符里到底結合了一種什么樣的血液?若是能找到這血液,讓我化驗一番,沒準能找到破解之法。不知小姐身上有沒有攜帶解藥?解藥上必有那人的血液,若有解藥,我把解藥上的血液剝離下來,便可研究。”

    王雨煙急道:“有有有,我這還有十幾粒解藥。”

    說罷王雨煙取出了一個小玉瓶,里面裝著十多粒紅色的小藥丸。王峰取出了一粒,開口道:“此藥丸珍貴,我只取這一粒,家主且等我消息。三個時辰后我再過來。”說罷王峰拿了藥丸離開了這閨房。

    王雨煙急道:“爹,該不會沒有破解之法吧?”

    王琰開口道:“不可能,雨煙,你稍安勿躁。我從未聽話所過家族里的生死符無法破解。大長老經驗豐富,必能找到破解之法。”

    王雨煙與自己母親、父親在閨房內等了整整三個時辰,這三個時辰王雨煙等得是心急如焚。三個時辰之后,大長老王峰果然回來了。只是王峰的胡子有點燒焦。王琰開口道:“大長老,怎么樣?”

    大長老王峰嘆了一口氣,黑著臉,皺了皺眉,開口道:“實在是奇怪。我試圖將解藥上的血液剝離下來,但是卻發現,根本剝離不下來。若是解藥上的血液無法剝離,那么生死符毒藥里的血液也無法剝離,如此一來,那生死符就無解了。”

    王琰驚道:“怎么可能剝離不下來?我王家不是有獨特的分離血液與藥液之法嗎?”

    王峰嘆息一聲道:“老朽試過了,而且試了多遍,但是我驚奇地發現,小姐這枚解藥上融合的血液非常強大,一旦與生死符藥液結合,就仿佛是形成了一種堅不可摧的毒液似的。這種血液的強大超出了我的想象,剛剛我在試圖剝離它時,整個實驗室都爆炸了。”

    王琰驚道:“這是什么血?竟如此強大?”

    王峰捋了捋燒焦的胡須,開口道:“很奇特的血液,有點像是人血,又有點像是獸血。老朽對血液的研究有上百年的經驗了,從未見過如此奇特的血液,不過我懷疑,小姐生死符里結合的那一部分血液,乃是混合血,一部分就是人血,一部分,就是獸血。”

    王琰急道:“獸血又如何?我們也不是沒用混合血做過實驗,混合血激活的生死符,不是一樣能解開嗎?”

    王峰搖了搖頭道:“家主有所不知,那解藥上的一部分人血十分強大,不過若只是人血,倒也還好解決,畢竟那一部分人血的威力只是比尋常人的血強大十倍罷了。我將這解藥的濃度加大十倍,自然可以將其分解開來。最可怕的是那解藥上還有一部分強大到逆天的獸血。我用冰片做成的顯微鏡對那藥丸上的血液進行了觀察,我可以百分百可定,那一部分獸血的威力還要比那人血的威力大一萬倍以上。”

    王琰驚道:“一個人的血,能比尋常人的血強大十倍,那此人已經不是凡人了,可是獸血竟然比那人的血還要強大萬倍,大長老,你說的難道是神獸嗎?你是不是看錯了?”

    王峰怒道:“家主說得什么話,是不是神獸老朽可不知道,但我確信無疑的是,那獸血確實比家主你的血還要強大十萬倍。若是少一倍,我現在就剖腹自裁。論武功我不如家主你,論對血液的研究,家主你連我萬分之一都不如。”

    田雨急道:“大長老切莫發火,夫君也是著急雨煙,你看還有沒有什么別的辦法給雨煙解毒?”

    大長老王峰長吁了一口氣道:“有兩個辦法。”

    王雨煙急道:“大長老,是什么辦法?”王峰緩緩開口道:“第一個辦法,就是找到這種混合血的來源,只需十幾滴這種混合血,我便能制作出兩三百粒解藥,用蠟將解藥包裹,然后裝在玉瓶之內,最后再將所有玉瓶冰凍在冰窖里。這樣解藥的有效期應該能達到三百年左右。如此一來,小姐每年只需從冰窖里取出解藥服用即可。”

    王琰一愣,開口道:“這辦法治標不治本。可有根治之法?”

    大長老王峰緩緩開口道:“還有一個辦法,可以根治。”

    王雨煙母親田雨急道:“大長老快說,是什么辦法?”

    王峰略顯為難道:“這第二個辦法,就是用火種。火種乃是天地奇物,一旦煉化,可在體內生出火焰,這火種生出的火焰隨意念而動,可焚燒體內雜質,這混合血雖然強大,但卻量微,若是用火種之焰小心灼燒,三十六處生死符預計三個月可解。”

    此話一出,王琰只覺腦袋疼。天下間如今有火種的人無非兩個,一個是中華城城主邱道然,一個是剛奪走煉丹大賽第一名的凌蕓曦。雨煙身上的生死符就是凌蕓曦等人種上去的,至于邱道然,你去請人家出手,讓人家幫你治療一兩天還好說,解開全部的生死符要三個月,誰愿意耗費三個月時間體內解毒?況且邱道然等人與擎蒼驊山輪劍之日將近,又怎會耗費靈力幫你?

    王琰嘆了口氣道:“大長老,你先出去吧,容我想一想此事。”王峰離開王雨煙的閨房之后,田雨開口道:“夫君,你看此事該怎么辦才好?那邱道然雖然與我們王家有些交情,但也不可能連續幫雨煙解毒三個月。”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