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月光下

作品:鳳凰神衣  |  分類:玄幻小說  |  作者:紅米三忠

    子夜的風吹散著阮府庭院里的花絮,夜空中繁星點點,月兒高掛在上空,皎潔的月光散在整個無望城中,映照出街市上房屋的影子。

    夏公子和石英俊一起走出了靈落客棧,走在街市上,在月光下兩個長長的身影在地上。

    走了一會兒,夏公子和石英俊放慢了腳步。夏公子和石英俊感覺到了走出靈落客棧后就被人跟蹤了。

    跟蹤著夏公子和石英俊的黑衣人也放慢了腳步,躲在離夏公子和石英俊的不遠處。

    夏公子和石英俊在經過一個拐角處,加快了腳步,走過拐角后,又穿過好幾個巷子,跟蹤的人也緊跟著石英俊和夏公子。

    夏公子和石英俊不斷的走進房屋與房屋之間的那些拐角,從去往城西的路繞到了城東,再從城東繞到了城南,再從城南繞到了城北,身后跟蹤的那兩名黑衣人已經跟著夏公子和石英俊身后,被繞暈了頭,汗水從額頭不停的流下來。

    夏公子和石英俊加快了腳步,飛上了房頂,趴在房頂上看著月光下,這兩名黑衣人四處張望,尋找著夏公子和石英俊的身影,卻怎么也找不到。

    “我看著他們兩從這里過來了,怎么不見了。”其中一名黑衣人說著。

    “他們兩個大半夜的是要去哪里啊,這繞來繞去的,我也看到從這兒過來了,怎么就突然不見了呢。”另一名黑衣人說著。

    夏公子從身上拿出一兩銀子,朝著遠處屋檐上拋去,銀子與屋檐上瓦片碰撞后,落到了地上,在這寂靜的夜里發出了與瓦片和地面碰撞的聲響,兩名男子朝著銀子落地的位子跑去。

    “銀子?”一名男人撿起銀子,看了看四周圍。

    “上當了,他們人呢?”另一男子看周圍,夏公子和石英俊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夏公子和石英俊看兩名男子跑向了銀子落地的那個位子,飛下了屋檐,夏公子和石英俊笑著往阮府快速走去。

    “夏公子,真有你的。”石英俊卻沒有想到用身上的銀子這樣將兩名跟蹤的男子引開。

    “我們快走,不能讓他們兩個跟上來。”夏公子笑了笑,快速往阮府的方向走去了。

    高大的圍墻,寬闊得一眼望不到頭,夏公子和石英俊一躍而上,飛上了圍墻,從房屋上小心翼翼的走過去,記得第一次夜探阮府的時候,阮楓林的房間所在位子。

    走到了阮楓林的屋頂上,夏公子揭開一片瓦片,阮楓林靜靜躺在床上,枕邊放著的是錦靈扇,石英俊指了指阮楓林枕邊的錦靈扇,然后抬起右手比劃了一個扇著扇子的動作,示意夏公子要不要趁此機會拿回自己的錦靈扇,夏公子看懂了石英俊的暗示,夏公子搖了搖頭,微微的笑了笑,詭異的笑容在這皎潔的月光下更加神秘了。

    石英俊一時想不通,為何夏公子來到了阮府,既然看到了自己的錦靈扇就在阮楓林的枕邊,趁阮楓林已經入睡了,可以有機會拿走這把錦靈扇的。

    夏公子和石英俊突然看出了什么端倪,對視了一眼朝著別的屋頂上走去,查看了阮府一大半的房間內,并沒有看到那天在繡樓臺上拋繡球的阮府千金。阮府很多房間都是空著的。

    夏公子和石英俊在經過一個屋頂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瓦片,有一絲輕微的聲響,幾名侍衛聽到這個輕微的聲響,看了看四周圍,仔細的查看著,看沒有任何動靜,侍衛又往別處走去了,石英俊和夏公子本想再看看別的房間,卻差點被阮府的侍衛發現,就快速從屋頂上離開了阮府。

    回到了靈落客棧附近,輕輕的推開門,躺在床上。在這個深夜中靜靜的入睡。

    第二天,石英俊去了夏公子房間,兩人一邊談著昨晚夜探阮府的事情,一邊笑著。

    “夏公子,昨晚為什么不拿回錦靈扇?”石英俊好奇的問著夏公子。

    “還不到時候,先讓阮荊墨替我保管著。”夏公子喝了一口茶,詭異的笑著。

    “讓他替你保管著?”石英俊皺著眉頭表示不理解。

    “嗯。”夏公子看著石英俊,神秘的笑著,石英俊看夏公子不想透露,也就沒有問關于錦靈扇的事情。

    “話說這阮府,阮荊墨是一個人單獨一個房間的。”石英俊回想著昨晚看到的阮荊墨房間。

    “嗯,我們查看了那么多個房間,也沒看到那個繡樓臺上的阮府千金。”夏公子和石英俊回想著,按照房屋的分布來看,房屋的主人和家眷所應該居住的房間都已經看過了,也沒有看到那個阮府千金。

    咚咚咚的敲門聲,打斷了夏公子和石英俊的談話,石子螢去找了石英俊,卻發現了石英俊不在房間內,就猜到石英俊肯定是去找夏公子了。

    “表哥,夏公子。”石子螢在外面敲著門。

    “唉。”石英俊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真受不了這個粘人的石子螢,石英俊無奈的站起來走了過去打開門。

    “表哥,我就知道你在夏公子這里玩。”石子螢看見了石英俊高興笑著。

    夏公子看著這個石子螢倒是有點好玩,活潑,開朗,雖然有些傲嬌的千金大小姐的脾氣,但是還沒到那種讓人特別討厭的程度。

    可是石英俊偏偏就不喜歡這種粘人的石子螢,倒是讓夏公子想到了茹絲姑娘,要是茹絲也能回過頭看一眼自己的好那該有多好,夏公子留著那個霜飛玉鐲,總有一天的愿望就是讓茹絲收下。

    在大伙兒眼里,石子螢是把石英俊當成是自己的全部了,不顧一切的離開家,放下自己千金大小姐的身份,還一路上和大伙兒一起吃苦,從一開始什么都挑剔的石子螢,到現在為止改變了許多。

    “你們兩個別站在門口了,都進來坐吧。”夏公子看著石英俊看著石子螢一直纏著有些不耐煩了,就幫石英俊解圍。

    石子螢和石英俊走到夏公子旁邊坐下,三人一起聊著天。

    “你們說這寒蘇木怎么就不愿意去見那個阮荊墨了呢?”石子螢看著夏公子和石英俊,不明白為什么大伙兒總是不讓石子螢提起阮府的事情。

    “寒蘇木不是不愿意去見阮荊墨,而是沒有勇氣去見。”夏公子看著石子螢說。

    “我以為寒蘇木傷心欲絕,放下了這段感情了呢。”石子螢說。

    “你說一個等待了這么多年的女人,怎么可能說放下一段感情就能放下的。”夏公子看了看石子螢那張懵懂的臉說著。

    “嗯,也是,但是那寒蘇木既然放不下這段感情,為什么現在又不想去找阮荊墨了呢?”石子螢不了解寒蘇木到底是在想什么。

    “寒蘇木現在需要的是勇氣,她去阮府門口,被阮府的管家和侍衛當成是叫花子趕走,還險些送了命。自信心已經被這些事抹掉了。”夏公子看著石子螢說道。

    “而且最主要的原因出在那個阮荊墨身上,阮荊墨根本就不想認寒蘇木母子兩,可寒蘇木的內心卻放不下阮荊墨。想見又怕見了后阮荊墨像上次一樣不認寒蘇木。”石英俊也看著石子螢說著。

    “這阮荊墨,真的是太過分了。”說著,石子螢憤怒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突然嚇了石英俊和夏公子一跳。

    “子螢,你別那么激動。要是寒蘇木像你這樣,那我們這事就好辦了。”石英俊看了看一臉憤怒的石子螢。

    “表哥,你說,這寒蘇木為什么喜歡一個人,非得藏在心里呢。”石子螢看著石英俊說著,但石英俊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才好。

    妙書屋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