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

正文 第128章 《蒲公英之戀》上映(二)

作品:琳瑯的理想人生  |  分類:都市言情  |  作者:完顏凝安

    第128章 《蒲公英之戀》上映(二)

    不過網絡和諧卻讓網友對兩部電影有了路人好感,覺得它們人品過關,只關心自身,沒有想過要黑對方來抬高自己。如果可以,他們也愿意進電影院看一看這兩部電影。

    這樣的意外之喜,估計是兩家公司誰也沒有想到的。

    《蒲公英之戀》的試映會在十一月一號,寧宇昆專門選在周六,正好方便周琳瑯和寧遠這兩個學生黨。

    試映會的地點在蘇市的天美影院,這是寧宇昆堅持要做導演時,寧老爺子給的產業。天美影院在國內影院中只是二流,全國也不過四十多家店。

    本來白象娛樂想將試映會選在其他更大的地方,也顯得更有檔次。可天美影院的經理知道自家老板的電影即將上映,立馬在寧宇昆面前各種爭取,希望能在自家影院幫老板辦試映會及首映禮。

    天美影院的經理是個有野心的人。他這么做,一是為討好老板,讓從不關心影院工作的寧宇昆看到他的工作成果。二也是沖著寧宇昆和白象娛樂的名氣,想借此宣傳天美影院,好讓影院更進一步。

    肥水不流外人田,寧宇昆最后同意。因為不花錢,白象娛樂也沒有反對。

    作為男女主角,周琳瑯和寧遠都要出席這次試映會。現在周琳瑯名氣比較大,再讓周琳瑯自己一個人來往蘇市和京都,誰也不放心,所以周民便帶著人早早來京都接人,順便也接寧遠。

    兩人低調地坐上頭等艙,直飛蘇市。

    自從上次見面后鬧出了緋聞,周琳瑯和寧遠便一直沒再見面。

    “聽說你這段時間過得十分精彩,生活堪比大戲呢。”

    寧遠本來是想關心周琳瑯,可不知怎么,話一出口就成了幸災樂禍的語氣。寧遠忍不住有些懊惱:他的嘴怎么就這么欠呢?明明他不是這個意思,怎么說出來的話就不對。

    周琳瑯白了寧遠一眼,她就知道寧遠這家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托你老人家的福,本小姐過得精彩又得意。”

    本來寧遠還有些懊惱自己不會說話,可聽到周琳瑯反唇相譏,自責什么的立馬就沒了。

    寧遠:不是我不憐香惜玉,而是周琳瑯這家伙就是糞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根本不需要其他人關心。

    “看前段時間的網絡大戰,你到真的是過得得意又精彩。”寧遠道,“對了,黑你的人找出來了沒?要不要我幫忙?”

    “你現在才想起來要幫忙?”周琳瑯瞪大眼睛無聲譴責。

    “你以前也沒找我,我就是想幫忙也無從下手啊。”寧遠大呼冤枉。

    “算了,這種事情你能幫上什么忙,順著網線把對方的水軍揪出來?水軍只是小嘍嘍,他們背后的黑虎娛樂才是罪魁禍首。吳哥說了,對方是沖著公司來的,我就是倒霉,被神仙打架誤傷。這事我也管不著,反正最后我受益,粉絲多了不少,就當什么都不知道唄。”

    周琳瑯知道寧遠的技術不錯,卻不想讓寧遠隨便黑別人的電腦。

    “以后你不要隨便說給別人電腦的事。真要干,也悄悄的。”周琳瑯趴在寧遠耳邊,悄悄的說,“這事是犯法的。全國肯定有比你厲害的人,真想抓你還不容易。如果你被抓了,本小姐可不會去探望你。”

    周琳瑯突然靠自己這么近,還在自己耳朵邊吹氣,寧遠覺得渾身都不自在。

    聞著身邊女孩子的體香,寧遠的耳朵瞬間紅了,眼神也多了三分慌張,周琳瑯說什么根本沒有聽清楚,只記得手臂上的溫度和鼻尖淡淡地幽香。

    “哎呀,說話就說話,靠這么近干嘛!”寧遠紅著耳朵往后仰,一臉虛張聲勢、欲蓋彌彰的樣子,“男女有別,你靠我太近了!”

    周琳瑯沒有注意寧遠的異常,只覺得此人事多。這又不是古代,說什么男女有別授受不親,真那樣,那醫生護士還怎么治病救人。

    寧遠就是矯情!

    周琳瑯沒打算和矯情的寧遠計較,反正她已經習慣對方沒事找事的性子。周琳瑯翻了一個白眼,閉上眼,準備養精蓄銳。哼,好心沒好報,她才不要和這個蠢貨說話。

    “不說了,我睡一會兒。”

    “喔?好。”

    寧遠心虛的沒回頭。等了好一會兒,寧遠才悄悄轉頭,便發現周琳瑯是真的睡著了,寧遠又忍不住氣悶。

    明明剛才還故意撩人,現在卻沒事的睡覺。撩完就跑,根本就是渣,實在過分。不對!他怎么會認為周琳瑯在撩他呢?他們之間那么純潔的友誼,怎么會用“撩”這個詞。難道他已經不純潔了!

    寧遠只覺得一道晴天霹靂砸在自己頭上,渾渾噩噩的,找不著北。

    寧遠拍拍腦袋:這肯定是幻覺,幻覺。絕對是他早上沒有睡醒產生了幻覺,估計再睡一覺應該就好了。對,再睡一覺。

    寧遠不敢再多想,趕緊戴上蒸汽眼罩,裹緊毯子,閉上眼睛睡覺。他本來以為自己睡不著(他在飛機上從來睡不著),可沒想到一會兒就睡著了。模糊間,他的腦袋似乎和什么東西碰到了一起,周圍全是好聞的香味,如同置身于花海,做夢都是甜的。

    寧遠這一覺睡得很舒服,最后是被徐力推醒的。

    “少爺,蘇市到了。”徐力道。

    “啊,到了?”寧遠一臉迷糊,揉著脖子站起來,然后便發現自己身邊的座位沒有人,“周琳瑯呢?這丫頭不等我就走了?也太沒義氣了吧。”

    徐力看著毫無所覺的寧遠,欲言又止。

    剛才,自家少爺把周小姐當成抱枕,壓在人腦袋上睡得嗚呼哀哉,根本沒有一點紳士風度。他和周民過來叫他們下飛機的時候,自家少爺的手還搭在周小姐的身上,嘴角掛著微笑,不知道夢到了什么,一臉迷幻。雖然他家少爺的手沒放在什么特殊的位置,可那個樣子,怎么看都容易讓人聯想,被拍下來,估計又是緋聞。當時看到這場景,周民的眼睛都差點噴出火,恨不得把自家少爺燒死。好在周小姐醒了后,并沒有對自家少爺類似耍流氓的行為生氣,只是揉了揉脖子,罵自家少爺的腦袋大,壓得她脖子疼。

    周琳瑯不在意,周民再生氣也只能恨恨地瞪幾眼,聊以**。不過,周民已經攛掇周琳瑯先走,明顯還是把他家少爺當成流氓防備呢。

    “問你話呢,你啞巴了?”寧遠揉了揉脖子,剛才保持一個姿勢睡得太久,脖子有點僵硬。

    徐力看了一眼一無所覺得寧遠,覺得剛才的事情還是不說好了。自家少爺和周小姐就是兩個孩子,他們之間就是純粹的友誼,剛才飛機上估計也是意外,畢竟周小姐醒來也沒生氣。他們這些大人心思齷齪,何必教壞小朋友。徐力覺得周民估計也是這樣想的,要不然剛才也不至于只是瞪自家少爺幾眼就算了。

    “周小姐要先回公司辦事,所以和周助理先走了。”徐力道,“三爺已經將酒店位置發了過來,讓少爺你直接去酒店等他。”

    “喔,那我們就去酒店找小叔吧。”

    寧遠沒有多問,坐上寧宇坤派來的車,直接去了酒店。

    寧遠本想去找寧宇坤問問接下來試映會的流程——這還是他第一次參加試映會,寧遠有些小小的緊張——可是找了一圈,才知道寧宇坤根本沒有在酒店,而是在白象娛樂商量試映會和電影上映的事。

    “早知道小叔沒在酒店,我也跟著周琳瑯去白象娛樂。”寧遠忍不住抱怨。

    “三爺是電影的導演,忙一點很正常。”徐力訕訕一笑。就自家少爺在飛機上睡著后干的事,周民就不可能和他們同車。

    “再忙有侄子重要?這可是我第一次參見試映會,爸媽和哥哥他們據說也要來,我可不想再他們面前丟臉。”

    “三爺不是把助理留下了嘛,試映會的相關事項少爺都可以問三爺的助理。”

    “好吧,你讓小叔的助理進來。抓緊時間,明天就是試映會,我還有不少問題要問他。”

    “我馬上去叫他。”

    寧遠在惡補試映會流程的同時,周琳瑯也在做同樣的事情。不僅如此,周琳瑯還要準備試映會的服裝和妝容。無數套衣服換下來,周琳瑯覺得自己離死已經不遠了。

    ……

    白象娛樂早早放出了《蒲公英之戀》試映會的消息,不僅請了不少媒體和影評人,還讓公司自家藝人過來助陣。沖著公司和寧宇坤大導的身份,只要是有檔期的藝人都表示要來參加試映會。試映會當日紅毯上,群星閃耀,讓記者們拍足了照片。就沖開始這個群星云集的紅毯秀,記者們就覺得不虛此行。

    電影的主創人員是最后出場的。寧宇坤走在最前面,后面依次是周琳瑯和寧遠,米菲和李敬。一行五人出場,精心打扮,男帥女靚,就是寧宇坤也是氣質出眾的帥大叔,立馬吸引周圍所有記者的眼球。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