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無彈窗小說網站

正文 第485章 白色戀人

作品:你的愛似水墨青花  |  分類:玄幻小說  |  作者:十六夜少主

    第485章 白色戀人

    這怎么可能?

    陸白一個高高在上的總裁,而華榮原只是負責唯麗線上產品銷售的經理。

    陸白還會認識別人的媽媽?

    “當然認識。”魏管家笑了笑道,“少夫人你不也見過么?”

    “啊?”

    “就是陸家的華管家,那是他母親。”

    安夏兒差點一頭歪倒下去。

    那個管家婆婆?

    她穩了穩了自己,“喂喂喂,你是說陸家那個長得很高大的管家婆婆是我唯麗華副總的母親?這怎么回事啊?”

    “就是這么回事。”魏管家道,“華管家雖然在陸家做管家,但她兒子是在外面做事,所以大少爺自然認識他母親,所以,華榮的話也沒有錯吧。”

    安夏兒咽了口咽水。

    “因為大少爺信得過他母親,所以才信得過華家的人吧,當時便安排了華榮負責唯麗的事情。”

    “……”

    安夏兒目瞪口呆。

    腦子里浮現出一臉笑瞇瞇的高大華管家,又想想一臉敦厚老成的華副總,怎么都無法將他們聯想與母子。

    身形也不像啊,華管家那么高,比她兒子還高……

    最后安夏兒汗了汗,“對,仔細想來他們都姓華……”

    “是。”

    “所以。”安夏兒汗得厲害了,“我現在身邊都是陸家的人,陸家的眼線。”

    “少夫人要這么想……也沒錯。”

    還沒錯。

    嚇她么?

    安夏兒汗死了。

    淡金色的陽光灑在安夏兒身邊,她美麗的臉龐泛著層奶白色的柔和光暈,只是她臉上表情有點僵。

    魏管家將一份報紙放在桌上,“所以唯麗公司昨天正式開張后,以后應該會很順利,這是昨天關于唯麗發布會的新聞,很多報紙都登了頭條。”

    “哦,我看看。”安夏兒馬上放下杯子。

    果然,不只是她所投資的展倩的《知星》,意外的是連《s城商報》也登了頭條。

    ***

    淺水灣另一邊,‘angel’殿堂。

    安琪兒在被傳上法庭之前,安家向帝京警方申請了保釋,先將她接回了s城。

    但安琪兒的事已經傳到了s城,怕媒體跑去安家鬧事,安家只好將安琪兒安排在‘angel’殿堂這邊住。

    安夫人在大廳中走來走去,咬著鮮紅的拇指甲,“幸好,那個南宮小姐當時會為你說話,將這座別墅還給你了……不然你還真是人財兩失。”

    “可我現在又還剩下什么。”身后,坐在沙發上的安琪兒唇色灰白,“慕家說,只想要我這個孩子,他們慕家……慕家不會再讓斯城娶我過門,而斯城,斯城也……”

    想到還躺在醫院的慕斯城,安琪兒眼睛一片紅。

    因為她導致慕斯城重傷入院現在都還昏迷不醒的原因,慕家都不同意她去醫院看慕斯城。

    “你現在就別念著這些了。”安夫人道,“慕家家大業大,多少錢都出得起,全世界的名醫都請得過來,還會醫不好慕斯城么?你該想想你現在怎么辦,陸家告你殺人未隧,并及危害別人的胎兒……”

    安夫人緊咬著牙,“在這個國家,迫害他們流產和危害胎兒的罪是很大的!”

    安琪兒緊緊握著手。

    其實警方已經核實了她的罪行,只是安家堅持要請律師替安琪兒辨護。

    “你很快就要被傳上法庭了,到時法庭判下來,你就沒自由了。”安夫人道,“你估記只能呆在這‘angel’殿堂直到生出孩子為止,孩子生了之后你就得坐牢了!琪兒你這回怎么這么不小心?”

    安琪兒眼淚翻滾上來,她這一輩子沒輸得這么慘……

    然而這次,馬失前蹄。

    難道她要落得像達芙妮一樣的下場?

    “慕家呢?”安琪兒馬上睜開沾著淚珠的眼睫,“對了,慕夫人和慕老夫人呢,他們都不幫我了么,我可是懷著他們慕家的孩子!”

    “你以為我沒去求過慕家么?”安夫人恨道,“我貼著臉不知往慕家跑了多少趟,那老夫人現在都不見我,慕夫人又在帝京醫院陪著慕斯城,現在慕家都不讓我們安家的人上門了知道嗎?”

    “怎么會這樣……”安琪兒搖著頭,“以前,慕夫人和慕老夫人不知多喜歡我,說我端莊秀麗,是名門淑媛的榜樣,只有我適合斯城。”

    “人家現在不是這個說法了!”安夫人眼睛也紅了,“他們現在說你是害人精!說如果不是你,慕斯城現在就不會躺在醫院!他們慕家就是這么絕情!”

    “害人精……”安琪兒苦笑了一下,“是我害了斯城么,不,不是我,是安夏兒。”

    “安夏兒,這安夏兒現在可是風光了!”安夫人憤恨不已,拿起前面一份報紙,冷冷笑道,“這陸少夫人昨天又開張了唯麗公司,第二款產品上市……不知多少人賣她面子呢!報紙的頭條都在登唯麗昨天的發布會!”

    “安夏兒……”安琪兒咬著牙,“她還敢開這個公司,這明明是以前安氏的名字……”

    “人家現在是重操父業,為死去的夏國候重新用這個公司名呢。”安夫人手指將報紙抓皺了,“但她現在卻手持著安氏的股份!”

    “我的東西,都被她奪去了……”安琪兒念著,“包括斯城的心。”

    以前她安琪兒是s城的知名名媛,化妝品開發者,慕斯城的未婚妻。

    而現在,美名遠揚的是安夏兒,她是唯麗公司的老板和香水設計師,陸白的妻子。

    多么滑稽,多么可笑。

    一切都反過來了!

    名聲、榮耀,豪門少夫人的身份,一切都變成了安夏兒擁有的東西!

    安夫人也是萬念俱灰,不甘心卻又無力挽救這一切,“安家是沒有辦法了,你父親已經是第三次高血壓住院了,慕家不會再出面……”

    “媽!”安琪兒馬上抓著安夫人的手,“難道不管我了嗎,我是你和爸爸的女兒啊,安家一定要想辦法幫兒……”

    “如果夙夜和錦辰在就好了,我的寶貝兒子那么聰明,他們一定會有辦法救你。”安夫人失神地念著,想著自己的兩個寶貝兒子。

    ……

    帝晟集團。

    陸白批完了積壓了大半個月的文件后,褐眸望向旁邊的落地玻璃墻。

    站在這里,俯瞰整座s城。

    這不禁令他想起上回給安夏兒過生日的時候,也是這樣隔著玻璃看著外面的城市,看著飛上城市上空的焰火,當安夏兒感動的臉,他現在都還記得。

    當時她直接撲進了他懷里,感動得像一個小孩子。

    想到這,陸白唇邊緩緩微笑了一下……

    “陸總。”秦秘書打破了他的沉思,“這是收購gk國際分部的股份文件,您看看……”

    陸白看了一眼,便合上上,“沒有問題,讓人注意著意大利gk國際總部的動態就行了。”

    “是。”

    “修遠。”陸白道。

    “陸總?”

    “你覺得做什么,能令女人可以原諒一個男人做過的所有事情。”陸白目光深遠地看著落地玻璃墻外,這一陣子,他一直在想辦法修復與安夏兒的感情問題。

    秦秘書推了一下臉上的金絲眼鏡,“陸總,這我可不清楚,不過,如果一個女人還愛他的話怎么著都會原諒他吧。”

    秦秘書嚴肅,不拘嚴笑。

    雖然這一陣子他坐陣在帝晟集團。

    但在帝京那邊的情況,他聽秦修桀說過了,自然知道陸白指的是他和安夏兒的問題。

    “是么。”陸白看著玻璃墻外的城市風景,目光悠遠。

    “應該是這樣。”秦秘書說。

    他作為陸白的秘書,顯然還是第一次看到陸白如此苦惱的模樣。

    就連他們以前剛結婚的時候,似乎都沒有這般苦惱過。

    “修遠。”陸白想起在陸家答應過安夏兒的事,“去聯系一下婚紗攝影公司,后面我盡量抽出一個月時間去度假,和安夏兒把婚紗照拍了。”

    “是。”

    秦秘書應聲而去。

    ——————

    《都市麗人》的專訪室。

    主持人見拍攝人員一切準備就緒后,說道,“安夏兒小姐,可以開始了。”

    安夏兒調整了一下坐姿,“好的。”

    今天她來做《都市麗人》這一期的專訪嘉賓,一身淺綠色的香奈兒上衣,黑色的包臀裙子和黑色絲襪,頭發自然地放下來流云般落在肩上,有著ol名媛的干練氣質美。

    柳小姐正在采訪室的另一邊,讓攝影師找最好的角度拍攝。

    主持人首先道,“歡迎s城最璀璨的名門少夫人安夏兒小姐,感謝受邀做我們《都市麗人》這一期的專訪嘉賓。”

    安夏兒對鏡頭微笑了一下,“《都市麗人》是全城銷量最高的女性志雜和網絡媒體,能做這一期的嘉賓也是我的榮幸。”

    一段開場白后,主持人看了眼手里的問題檔案,問道,“那安夏兒小姐,關于唯麗公司的第二款上市的香,有些消費者想問,這款香水的名字為什么叫‘白色戀人’呢……”

    “‘白色戀人’名字的由來是因為一個美好的故事,惡魔和天使無法相愛,但惡魔的愛太純粹不奢求更多,這款香水和惡魔的愛一樣,如北海道十二月的雪……”之后安夏兒便說起了這個名字的來由。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