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

第二十六章 (瀟)那就爬爬吧......

作品:鳳眸瞋  |  分類:玄幻小說  |  作者:雨巷苔青

    第二十六章(瀟)那就爬爬吧......

    “我愛上我鄰人的兒子。”

    她“說”起鄰人的兒子,白紙似的臉皺一下,這批注她的一種幸福。這種的幸福似乎把她的“影象”打開。

    “他是個念書人,就住在我家隔鄰的第三間青屋里。那會兒,我家窮,父親又抽食大煙,家里基本上處于〈有上頓沒下頓〉的逆境。為此,他經常偷偷給我送吃的.......徐徐中,我喜歡上他了,還......”

    她“說”到這里,略作停頓,似乎她接下來的話很難啟齒的,讓人困惑推測。

    “還......什么了?你快說呀!”

    我喜歡直來直去,不喜歡轉彎抹角的、扭扭捏捏的樣子,這是我最煩心的工具。

    “我的手和小腳都被他摸過了。”

    我“撲哧”一聲,被她的話逗得笑出來了。適才,我還以為是那些“我們不宜”之事,原來是摸摸小手小腳的事,這真讓人大驚小怪。

    “圣嬰大王,你別笑,我是說真的。”

    她似乎也會裝生氣的樣子,就是那嘴腮一鼓一鼓地顫得厲害。

    “我沒笑你,摸摸小手小腳,這沒什么大不了的事啊!”

    “差池,我們那么會兒,做女人的要講〈三從四德〉,視自己貞操為生死,摸小手摸小腳就是有托付終生之意了。”

    “好,好!我不笑話你總行了吧。你適才你叫我什么囋?”

    “叫你〈圣嬰大王〉呀。”

    “差池,我不是什么〈圣嬰大王〉,我是〈星星〉,是天上星的星,不是新衣服的新,你懂了嗎?”

    “那你為什么眼睛為冒火呀?還帶著二狼神的哮天犬!”

    她邊“說”邊用“乒乓球”似的眼睛膽怯怯地望了一下我和〈行行好〉。

    原來,她把我當成紅孩兒圣嬰大王了,把〈行行好〉當成二狼神的哮天犬。理由很簡樸,就是我的眼睛會冒火,那么〈行行好〉呢?我或許推測是〈行行好〉會“嗷嗷”地狂戾樣,讓她認定了〈行行好〉為哮天犬。她還真的“超可愛”呵。

    “圣嬰大王是男孩子,我是女孩子,才不要這小屁孩的名。你以后叫我了〈星星〉。你繼續說你的故事,厥后呢?”

    “厥后,厥后就在誰人晚上,我被大煙鬼關進家里臥室,接著有個老頭進入臥室,他想......我拼命反抗,拿起事先準備好的鉸剪就向那老頭刺去。老頭見勢不妙急遽退開,就在這時,我跳下窗戶,不巧,我的小腳一拐,上身向前一傾,〈撲通〉一聲掉入我家的一口深井里。”

    她似乎很痛苦的樣子,猛猛地晃了晃頭,讓頭發越發亂糟糟的,活脫就是只瘋“鬼”。

    “在別人的眼里,我算是跳井自殺的。實在,跳窗的那會兒,我并沒想過死,也不希望自己死,我只想快快到他那兒,帶我脫離這個家。可是......”

    這次不是〈行行好〉嚇她的,而自己萎縮成一團“球”狀。哦,她照舊真可憐。

    她又舒展開身子,用雙手梳梳亂糟糟的頭發。

    “我死后的第二天早晨,井口己被大煙鬼用石板封住了,算是大煙鬼為我建的〈宅兆〉。自從我有影象開始,這是大煙鬼唯一為我做的〈好事〉。他來到我家的井邊,嚎啕大哭。這時,我的靈魂剛剛從井口飄出,在水井口的上方懸掛著,目注著他的這種撕心裂肺的哭泣,他那份流露出的情意,深深地觸動著我。我終于也知道一個事實:原來男子情到深處時,也會有這樣的淚水漂浮......我想高聲對他說:〈別傷心,我就在你身邊。〉可是,我無論如何大叫大叫,他就是聽不見。是呵,我們雖近在咫尺,卻被支解在二個世界里,這二個世界的距離己超出我們的認知,〈遙不行及〉這個字,徹底無解了!......不久以后,他想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臨行前的誰人黃昏,他再次撫摸著井口的石板對我說:你放心在這里呆著,我追隨林大人(林則徐)一起去沿海禁煙,還你一個公正.......他這樣一走,我就一等二個多世紀已往了。”

    “哦,原來你在賓館里〈借居〉,為了期待他〈魂歸故土〉嗎?”

    “是的,生不能在一起,死也要結成秦晉之好。”

    她的這份執念,也深深地感動了我。

    “這就是你未了的心愿?”

    “是的,圣嬰大王,不,星星,你一定要忙我一下。”

    “我可沒這個能力呀。”

    “不,你有。因為你召喚〈哮天犬〉時,我眼見此歷程的。”

    “現在我沒能力召喚你的〈知心愛人〉呀。不外,我可以允許你,等到我有能力時,一定幫你們結成〈秦晉之好〉。”

    “嗷嗷”,〈行行好〉的啼聲打斷了我與她之間的“談話”。顯然,〈行行好〉在提醒我。

    我右眼向外一瞄,連忙浮現出誰人理著蘋果頭的家伙,他正從獈窄街走向關著我的小黑屋。

    我看看外面,天色己經昏暗下來了,該是黃昏的時候了。

    原來,誰人家伙來給我送晚飯了。

    “〈行行好〉,等他開門后,你就〈借居〉到他身上去。”

    “嗷嗷。”

    我剛把我想法傳出左眼,〈行行好〉就用它的啼聲表達“知道”了。

    “咔嚓”打開了門鎖,“吱咯”一聲打小黑屋的門開了。

    我左眼一視〈行行好〉,它瞬間就鉆進了這個理著蘋果頭的家伙身子里。

    開始,他險些對此一點感應就沒有,僵尸似的臉仍舊毫無心情,只用雙眼冷冷地掃了我一下。

    “小工具,大爺還那么遠過來給你送吃的,你可真高尚呵。”

    “〈行行好〉叫他自己打嘴。”

    我聽不慣這種人說的空話,也邪惡般地對他微微一笑,左眼直接提示著〈行行好〉。

    “啪啪”二聲,他自己給自己二個響亮的大耳光。

    “我叫你飛揚跋扈。該打!”

    他被自己打了耳光后,還滿臉茫然,一時反映不外來,也不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么?愣愣地望著我,不知所措。

    我左眼斜視一下發愣中的他。然后,我打開保溫桶,不快不慢地開始用飯了。

    “以后,你要乖一點,聽話了,我就不打你,懂嗎?”

    “你......”

    他被我嬉逗般的一說,馬上向我瞪著兇狠的雙眼,還想用手來打我耳光。

    “啪啪”。又是二個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你就是不乖呀,該打呵!沒規沒矩的,你給我跪下。”

    我驀然抬頭,冷冷地對他說了一句。(因為我說的話,都通過心里意念的,所以〈行行好〉都知道了。)

    這時,他身子無論如何掙扎,二條腿就是不聽他使喚了。只見他的大腿逐步地彎曲下去了,最后,“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我并沒剖析他,自顧自己用飯。我中午飯也沒吃過,到現在時,自己還真是感受餓了。

    “你叫什么名字?”

    一陣默然沉靜。

    “你不說嗎?那你就在地上爬唄,爬到說出你名字為止。”

    果真,我話聲未落,他被〈行行好〉掌控的身子就開始在地上爬起來了。沒爬過一圈,他就畏懼了。

    “我叫王澤武

    “什么啊!叫王十五。”

    我心里忖思:我已往那會被人喚作“小十三”,挺難為情的,今天還真有與我差不多的名字作聲,叫“十五”。與他較量一下名,我還真沒虧損,十三比十五排前面,他得叫我〈姐姐〉。

    “看在你叫〈十五〉的名字上,現在我放過你。你回去以后,幫我買點巧克力、芒果過來。另外,還要拿幢被子過來。我吿訴你,只要你泛起對我倒霉的想法,我馬上就知道,到時你想死想活都由不得你了。我可以讓你死,那你就得死。死法嘛,許多呵,跳樓、跳井、撞車、上吊......不信你可以試試呵。不外,試過以后,你就在陰曹鬼門關了。”

    他似乎被嚇成膽顫心驚的容貌。是呀,他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的腿腳,那跳樓跳井......完全都可以做到的。他想到這里,滿頭滾落了豆大似的泠汗。

    “我可以告訴你,如果你乖的話,我放你一馬。你自己惦量惦量吧。”

    “我懂了。聽、聽女小......仙的話。”

    “叫我星星,天上星的星,不是新衣服的新,記著了。就快走吧!”

    “好,這門要上鎖嗎?”

    “我要出去,你鎖上的鎖最多也沒用的。現在不為難你,照舊上鎖吧。”

    ”好、好,謝謝。”

    王澤武向我躹一下身子,就脫離了。〈行行好〉自然也追隨而去。

    “星星,我也想學哮天犬那樣本亊。”

    那道幽靈又泛起在我的眼前,她呆呆地望著〈行行好〉去的偏向。

    “你會打人嗎?”

    “我沒打過,怕怕的。”

    “真是膽小鬼。”

    “我就是膽小鬼,沒有你們把我帶來這兒,我都沒出過那里的門。”

    “你要學本事,必須聽從我指揮。”

    “一定聽。”

    “好,我給你取一個大氣上檔次的名字,對,你就叫〈等等好〉吧。現在,你也進入我左眼吧!”

    我話音剛剛落,左眼就向〈等等好〉瞄準。“嗖”的一下就把她融在眼內里。

    安置好〈等等好〉后,我就想起了姐姐。

    這時,我右眼姐姐即將執行任務幾天的場景.....

    ......

    ------題外話------

    今晚更新一章,謝謝各人閱讀。轉載的網站請自覺停止。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