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

第六十二章 父親

作品:北魏風云之昭哀皇后  |  分類:都市言情  |  作者:續然

    天牢里,慕容青芫望著獄卒送來的豐盛飯菜發呆,飯菜里有菜、有魚、有肉,尚有湯。這就是所謂的最后一餐,讓死刑犯臨死前飽吃一頓,死后不至于做個餓死鬼。

    “吃,實在沒胃口。不吃,那么死后即是個餓死鬼。”慕容青芫糾結。最后,她照舊選擇了吃,無論如何都不能做個餓死鬼。她左手端碗,右手執筷,夾了一兩塊肉,三四根菜,五六口魚和飯咽了下去。

    慕容青芫正強迫自己吃著飯,來公公突然領著圣旨來到牢房門口。

    慕容青芫放下碗筷,低頭跪下聽旨。心里想著:這一刻終于照舊來了!嗣哥哥我們來世再見!父親、母親,女兒馬上就要與你們晤面了。

    來公公望了慕容青芫一眼,展開圣旨,尖聲念起來。

    當聽到“今剝去其王妃的名分,降為側妃,罰俸一年,放回齊王府。”的時候。慕容青芫驚訝的抬起頭。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還不快謝恩!”

    來公公見慕容青芫呆呆的,毫無反映,生氣的對她說道。

    這時,慕容青芫才確信自己適才沒聽錯,皇上確實是放了自己。

    “謝主隆恩!”慕容青芫謝謝的說道。

    “跟咱家出去吧!”來公公說道。

    慕容青芫站起身,整理一下,準備踏出牢門。

    牢門三丈遠的地方,慕容應望見慕容青芫站起身。急切對身旁的皇上說道:“皇上!能否讓微臣跟青芫單獨說幾話。”

    魏帝不說話。做了一個手勢,示意可以。

    獲得天子的許可,慕容應快步來到慕容青芫跟前。

    “青芫!女兒!”慕容應叫道,聲音苦澀。

    聽到有人叫自己“女兒”。慕容青芫睜大雙眼盯住說話的中年人。

    “你……你……是父親!”慕容青芫失聲叫道。

    “是為父!”慕容應說道,眼淚奪眶而出。

    父女相認的情景,來公公識趣的走開,來到天子跟于里的站立的地方,牢門三丈遠的地方。

    “父親!原來你還在世!”慕容青芫哭泣道,“這些年你在哪?女兒好想你。”

    “這五年來,為父一直在你身邊啊!”慕容應苦笑道,指了指身上褪色的平民。

    慕容青芫仔細端詳慕容應身上的平民,過了一會兒,張嘴說道:“父親,你不會是誰人啞伯伯吧?”

    “嗯!所以為父實在并沒有脫離你。”慕容應笑道。

    “怪不得女兒第一眼見到你那么親切呢!原來你是父親啊!”慕容青芫轉悲為喜。

    “父女情深嘛!縱然我又老又丑又啞!我的女兒照舊不嫌棄我。”慕容應道。

    “父親!女兒現在沒事了。皇上已放了我。父親你跟我回齊王府吧!不要再呆在衛王府了。”慕容青芫說道。

    “青芫啊!為父呆在衛王府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啊?”

    “除了見你尚有其他一些理由。”

    “其他一些理由?能告訴女兒嗎?”

    “青芫!你照舊別問了。知道太多,反而欠好。”慕容應道,“為父今日袒露了身份,見了皇上,尚有許多事得跟皇上交接。跟你回齊王府是不行能的了。”

    “父親!是不是你向皇上求情,皇上才放了我?”慕容青芫意識到什么。

    “算是吧!”慕容應道,“青芫,快回齊王府吧。”

    “父親!你跟女兒走吧!”慕容青芫求道。

    慕容應向牢房門口天子站立的地方使了使眼神,擺擺手,示意走不了。

    慕容青芫循著父親的眼神望去,見到站立著的魏帝,明確了父親的意思。

    “快走吧!”慕容應敦促慕容青芫,“皇宮門口,齊王府的人在等你!”

    慕容應跪下行禮,叩頭,向父親離別,起身脫離。

    “青芫!”慕容應叫住她。

    青芫站住,轉身望著父親,期待父親交接些什么。

    “青芫!回去齊王府后,好好過日子,別再爭風嫉妒。”慕容應道,“誰人寧云娘娘跟你一樣,都是個苦命的孩子,別再難為人家。”

    “女兒明確!”慕容青芫回應。

    “走吧!”慕容應再次擺擺手,轉身不看慕容青芫,對著牢房墻壁垂淚。

    慕容青芫走了三步,轉身轉頭,卻見父親背對著自己。慕容青芫忍了忍眼淚。轉身低頭脫離。

    走到天子身旁,不行制止的行禮。

    “平身!”

    魏帝說罷。不看慕容青芫,向牢門口的慕容應走去。

    來公公則來到慕容青芫跟前,領著她走出天牢。

    天牢門口,心急如焚的拓跋嗣,見到在世走出天牢的慕容青芫喜出望外。

    “嗣哥哥!”慕容青芫見到拓跋嗣也很興奮。

    “齊王殿下!這是饒恕齊王妃的圣旨!接旨吧!”來公公把圣旨遞給拓跋嗣,來公公原來準備到齊王府,才把圣旨交給拓跋嗣。現在可以少走一趟了。

    拓跋嗣跪下,抬高雙手接過圣旨,鄒老、慕容青芫也一同跪下。

    任務完成,來公公轉身走回天牢陪皇上。

    “太好了!皇上饒恕了王妃!”鄒老興奮說道。王妃被放,他鄒老便不必冒著殺頭的風險救人。

    “鄒老!以后別再叫我為王妃了,我已被皇上降為齊王側妃,以后你們得改稱我‘青芫娘娘’。”慕容青芫低頭喪氣道。

    “皇上照舊不會輕易放人。”鄒老嘆息道。

    “皇上能饒恕我的命,我已知足!”慕容青芫道。

    “青芫!是我害了你!”拓跋嗣哽咽道。

    “嗣哥哥!別說了!這里人多嘴雜!我們照舊快點脫離吧!”

    說罷,一行三人快步走向皇宮大門。

    剛走出皇宮大門,薈兒跟明香馬上迎上來。

    “薈兒妹妹!你怎么在這?”見到薈兒,慕容青芫大出意外。

    “我在等你啊!姐姐!”薈兒道,“今早,我看到殿下帶著鄒老早早出府。我就猜到殿下肯定是入宮來救姐姐!這不,姐姐你現在出來了。是殿下救了你吧!”

    “薈兒!說來忸怩!青芫被放,并非我的勞績。”拓跋嗣道,“我也想不明確,父皇怎么就突然改變主意放了青芫。”

    “可能是因為我父親吧?”慕容青芫道,“是他向皇上求情,皇上才放了我。”

    “你父親?慕容統領?”拓跋嗣大吃一驚,“慕容統領五年前不是過世了嗎?”

    “嗣哥哥!實在我父親一直都在世,她一直都在我身邊。”慕容青芫說道,“我姑父家誰人啞伯伯,實在就是我父親。”

    “啊!”拓跋嗣驚訝道,“原來他是你父親啊!怪不得那么喜歡你。”

    “是啊!我今日才知道。”慕容青芫傷感道。

    “那我們把慕容統領接回齊王府吧!”拓跋嗣道。

    “我父親他走不了。他說他尚有許多事情向皇上交接。”慕容青芫道。

    “那就等他老人家跟父皇上交接完,再來請他吧。”拓跋嗣道,“我們先回去吧!”

    說完,拓跋嗣扶著慕容青芫上馬車。準備離去。

    “殿下!”薈兒突然叫住拓跋嗣,“我以為你應該留下來,等慕容統領。”

    “為何?”拓跋嗣疑惑。

    薈兒把拓跋嗣拉到一邊偷偷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我總以為,慕容統領會再次消失。”

    “不會的。薈兒!”拓跋嗣道。

    “殿下!你記得嗎?你曾說過,有朝一日,你一定會找出證據,請求父皇,還師大人一家清白。”薈兒問。

    “我記得,我是說過。我現在仍有這個想法。”拓跋嗣。

    “當年師大人外遷,慕容統領銜命攔截,隨后兩人都死了。不!確切的說,是師大人死了,慕容統領沒有死。現在慕容統領在這,一定可以告訴你當年發生了什么。”薈兒道,“殿下!這可是個時機啊!”

    “你說得對。見到了慕容統領,便可得知當年發生了什么事。”拓跋嗣道,“不外,慕容統領現在跟父皇晤面,我一時恐怕見不到他。”

    “殿下!你可以進去等。萬一,慕容統領再次消失了。這個時機便錯失了。”薈兒急切道。

    “可青芫剛出來,我得送她回去。”拓跋嗣道。

    “讓鄒老跟明香送青芫姐姐回去吧!”薈兒道。

    “好吧!”拓跋嗣道。

    于是他回到馬車旁對慕容青芫說道,自己留下來進宮等慕容統領。

    慕容青芫自然同意。

    “那薈兒你呢?”拓跋嗣問薈兒。

    “我陪你入宮,見父皇。”薈兒道,“我到蘊霞觀祈福的事情還沒向父皇匯報。”

    “娘娘!我陪你一起入宮吧!”明香不放心薈兒。

    “不行!”薈兒拒絕明香,“你得認真清靜送青芫姐姐回府。”

    “好吧!”明香無奈,只得允許。

    ------題外話------

    拓跋嗣說過的還師大人一家清白的話,在第八章“錦盒”。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