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無彈窗小說網站

289 拯救修仙界魔尊二十三

作品:快穿之吸血鬼拯救男配全集  |  分類:科幻小說  |  作者:纏言順耳

    Ww w.8 LwX.CoM    八樓小說網.8 Lw X.    “殿下,你說話要考究證據,你說我兒得了什么法寶?那現在法寶在哪?你怎么能光憑臆想就斷定我兒是因為拿了法寶引來的天雷。”林家主開始發問。

    “本殿雖然不知道法寶在哪,本殿剛剛出來,就連什么情況也不甚相識。本殿只不外將本殿所想到的工具說出來而已,況且,林家主你又怎么知道一定是有人害了林令郎呢?

    你看看這傷的痕跡,這是雷電擊中的痕跡,除了是擁有雷靈根的人干的,那就只有天雷了。

    而林令郎去的又不是什么外面普通地方,而是魔界最重要最焦點的地方,怎么會有人修泛起?”

    一般只有人修的人才需要分什么靈根,然后去練差異的功法,魔修一般都是混雜著修的術數。

    “殿下說的不無原理,或許,真的是林令郎有了些什么奇遇,然后一時不防……”這時二長老開始啟齒,他雖然說是“或許”,但誰不知道他這是在下定論了。

    “林家主雖然貴為世家家主,可是也不能濫傷無辜,你看,這你打傷的魔界子民……?”霧漸離用眼睛去示意林家主,他這樣說就是這件事就要到此竣事了,雖然心里尚有萬般不甘,但現在人證什么的都指向自己倒霉的地方,林家主只好忍著怒氣道:

    “給他療傷的丹藥,再給他三千中品靈石。”他現在不能做得太過,否則會失了魔界的人心,雖然心里恨不得將這一群人全部都給殺光。

    “是。”他的心腹連忙允許道。

    霧漸離看這事情告了段落就揮手讓還堵著的人都散了。

    于是,魔界筑基子弟的禁地五日游就這樣竣事了。

    因為這一屆的魔尊只有霧漸離這么一個兒子,所以霧漸離沒有搬出去住,和魔尊一起住在魔宮里。

    回到了自己的土地霧漸離顯著的放松了下來,打點了一下下面的人種種事情,再問問他不在的這幾天有沒有發生什么大事,然后就是讓人部署自己要沐浴了。

    出去這么久,雖然身上臟了打個法訣就能清潔,可是心里的那種感受照舊有,比不上洗個真真切切的澡來得舒服。

    霧漸離的浴房是從別處引來的溫泉,天氣熱的時候就堵上那口子放冷水,天氣冷了就全部放溫泉水,利便得很也會奢侈得很。

    池子挺大的,霧漸離叫人準備了衣服和瓊漿,就讓那些伺候的人都退了下去。

    心瀲窩在霧漸離的懷里看著美艷的婢女扭著自己的小腰下去砸了砸嘴。

    “你不叫她們留下來伺候你沐浴么?”

    “為什么要叫她們伺候?”

    “誒,你就別裝了,老漢雖然年歲大了,但老漢終究也是個雄性啊,你的小心思老漢我會不懂么。”心瀲不要臉的扯著謊。

    霧漸離心里有點賊幾吧龐大了。

    “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啊。”霧漸離也不知道怎么的就來了怒氣,啾的一聲就甩手把心瀲……投進了浴池里。

    心瀲現在雖然個頭不大,但照舊濺起了好一些的水花。

    霧漸離就這樣看著心瀲掉進了水里,然后過了一會兒,也不見她浮上來,水面一派清靜,一些水霧在圍繞。

    “心瀲?”霧漸離疑惑的叫了一聲:“別玩了,快點出來。”

    依舊沒有消息。

    “豈非暈了已往?”一想到這個可能霧漸離心里就有了些忙亂,也不管自己身上的衣服還沒有脫,也忘了自己是有術數有靈力的人,就這樣快步的跳進池子里,矮下身子。

    這池子底下是樓梯式的,水有深有淺,最深的地方也能到霧漸離的胸口,淺的地剛剛到他的膝蓋。

    霧漸離在水下找了一圈,任何有黑影的地方他都快速的已往看看,然后什么都沒有。

    等霧漸離起來大口大口的換氣時,還一臉焦慮的看著水面。

    “唉,你這水底下豈非尚有寶物不成么?看你這找得焦慮的容貌。”看霧漸離又要再一次下水底去看的時候,窩在岸上的心瀲濕漉漉的趴在那慢悠悠的明知故問的這么說了一句。

    霧漸離猛地轉頭,發現那只讓自己找得好慘的魔獸正十分欠扁的趴在那,還不時的伸舌頭到旁邊的羽觴里舔一口靈酒。

    一雙圓潤眼睛似乎發著光,霧漸離首先是心里一安,然后就是氣惱:“你個頑皮球,有你這么嚇人的么?”他走了過來,在他胸口處的水一點點矮下去,他滿身濕透,身體的曲線都被勾勒了出來。

    窄腰,翹tun,一雙長腿剛勁有力,濕掉的長發還在滴著水,偶然的水珠滑過他的眉眼,他抹了一把臉上的水,行動說不出的惑人。

    最是中間那一大包,莫名的吸人眼球。

    心瀲咽了一下口水,怎么回事,她現在是一個神獸居然對人還能有興趣?豈非她的審美照舊她自己的審美,沒有被同化掉么?

    心瀲呆愣的在原地,直到霧漸離提著她脖子上的皮把她拎起來湊近自己的臉:“你是不是很皮,嗯?”誰人尾音拉得婉轉悠長。

    “皮?是什么意思?是很厲害的意思么?”心瀲一臉無辜天真。

    “哼。”霧漸離又被她的厚臉皮給氣了,曲起食指就在她的額頭彈了一下,心瀲被彈得嗷的叫了一聲。

    “你干嘛,你個忘八有你這么欺壓神獸的么?顯著是你先把我扔到水里的,你個混球煤球玻璃球!”邊說著四肢還不停的扭動揮舞著。

    霧漸離被她這蠢樣給逗笑了,怎么這么傻的呢。

    他突然把心瀲捂進自己懷里然后身體就往后倒去,心瀲被嚇得牢牢的抓住他胸前的衣服。

    霧漸離的身體就這樣半斜著掠過水面,等到了深一點的地剛剛往后倒去,一人一獸就這樣砸入水中,伴著心瀲的尖叫的時候霧漸脫離懷的笑聲。

    在外面守著的侍衛婢女都抖了抖身子,什么時候見殿下笑得這么開心過,看來這只魔獸很得寵啊。

    而內里就是霧漸離正在一件件的脫自己身上的衣服往岸上甩去,心瀲四肢不停的刨著水不讓自己沉下去,還一邊繞著霧漸離游,看玉人上演脫衣秀。

    裸著的上身白皙結實,濕發貼在背部,隨著行動隆起的肌肉……

    心瀲:我有點想改變主意了,朋儕什么的,得不到太多的利益啊,不如……

    霧漸離的手放在自己腰上,他水下只剩下唯一一條遮羞布了,一般他肯定是飛快的就脫完了,可是現在……算了,照舊穿著吧。

    “我說,你洗澡不脫完衣服的么?這樣你怎么能洗得清潔呀。”心瀲的小短腿刨來刨去的忙活個不停,眼睛卻去看水下,想看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哼,有些工具本殿怎么會輕易的就給你看。”霧漸離游到門口撲面的岸邊,那里霧漸離坐著的話水也只沒過他的肩膀而已。

    他懶懶散散的靠著,狹長的眼睛半瞇著去看心瀲,手上虛空一抓對岸的羽觴就穩穩當當的飄過來。

    霧漸離接過轉身放在岸邊,先給自己倒了一杯。

    心瀲就揮著自己的四肢趴到他平滑的背上,伸長脖子去夠霧漸離的羽觴。

    她的指甲有些尖銳,她濕掉的毛滑過,觸到霧漸離的肌膚,他不禁的緊繃起了肌肉。

    “你想干嘛?”霧漸離挑起眉梢側目去看心瀲。

    “也給我喝一口嘛。”

    “喝什么喝,喝醉了撒酒瘋誰管你。”

    “哧,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酒量淺薄么?”

    “你又怎么知道我酒量不及你?盲目的自信是么?”

    “呵,有什么是老漢我不知道的?”

    “那好,本殿就受了你這激將法,來,看誰先醉?”霧漸離挑釁的道。

    于是,一人一神獸就開始了尬酒,外面的婢女只知道殿下要了一壺又一壺的酒,最后還叫她們去把他藏在樹下的酒給挖了出來。

    到了夜幕降臨的時候她們才望見殿下從浴房出來,身上只披了一件里衣,手上拿著外袍,不外衣服里似乎包著什么,殿下小心翼翼的抱著回了自己寢宮,于是魔宮一夜無話。

    而林家,深夜時林家主還站在大廳里看著自己的兒子的棺木。

    “家主,夜深了,休息吧。”心腹上來勸道。

    “予白身上的工具都找過了?”林家主問。

    “都找過了,除了些上了年份的仙丹沒什么稀奇的工具。”

    “沒有法器?”

    “沒有。”

    林家主不說話,不知道在沉思什么。

    “會不會,是那位亂說的,實在令郎沒有……”

    “不會,予白身上的傷,我這點眼力勁照舊有的,確實是天雷所傷。予白肯定是有了奇遇,只是最后卻……

    而且我知道,予白不是那種不盤算效果的人,他既然敢去拿法器,就說明他肯定是有了萬全之策,能全身而退。只是最后,應該是發生了什么在他意料之外的事。”

    “那會不會是……”心腹欲言又止。

    林家主懂他的意思:“這也正是我懷疑的,去查,查他帶回來的那只魔獸是什么物種的,尚有,查他在內里得了什么工具。

    最重要的是,看他有沒有得什么法器,要是有,哼,就別怪我不客套了,不外是個毛頭小子。”林家主又去看已經牢牢閉著眼睛的林予白,我兒,我兒……

    “是。”

    ……

    心瀲醒過的時候尚有點摸不清狀況,睡得很是舒服,只是這里是哪啊?

    心瀲從被窩里探出腦殼,眼睛還朦朦朧朧的,在旁邊穿衣服的霧漸離看她這搖頭晃腦的蠢樣子,禁不住勾了勾嘴角。

    “怎么了,終于睡醒了?”

    心瀲聽到聲音去尋看,發現了站在床邊的霧漸離正在給自己系腰帶。

    “……”

    “酒量很好?哼,也就這樣。”霧漸脫離始譏笑心瀲。

    心瀲懶得理他,給三分顏色就敢開店的男子,她又倒回了床上,在被子里滾來滾去的伸張自己。

    等等,怎么這邊的被子也這么的溫暖?他昨晚不是也在這睡吧?

    雖然,一起睡似乎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總送照舊有點事羞羞臉的呀。

    心瀲的睡意沒了,又探出腦殼去瞧霧漸離,正好對上了他的眼睛。

    他就背著手,微彎下腰,一瞬不瞬的看著。

    “干嘛啊你。”心瀲先聲奪人。

    “看你在犯什么傻。”霧漸離直起腰:“本殿去父皇那里看看,你要不要隨本殿去?”

    “……”去見他爹?差池,是去見自己主人?

    去照舊不去?

    “算了,照舊把你帶去吧。”霧漸離說著就把心瀲從被窩里捉了出來。

    把她一只獸放在這里,感受不怎么放心,究竟遇見她之后她還沒脫離過自己呢。

    心瀲還沒想出謎底就被帶走了。

    魔尊閉關的地方,是在魔宮的最里端,靠著一座大山,被挖空的進去,門口是龐大的一塊石門,是直上直下的開。

    霧漸離就跟逛花園一樣的走到了那,外面有好幾個侍衛守著,尚有一個左護法也在。

    左護法是個女的,長得一張好臉,就是有些不茍言笑。

    “加入殿下。”看著霧漸離她過來行禮道。

    “嗯,父皇還在內里么?”

    “是的。”

    “有什么消息沒有?”霧漸離深深地看了那扇石門。

    “暫時還沒有。”

    “父皇進去前可有什么交接。”

    “魔尊說……”左護法猶豫了一下。

    “說什么?”霧漸離無形的威嚴。

    “說,要是魔尊飛升了,或是隕落,都立馬恭請您為魔尊。”左護法快速的道。

    她知道,她的這一席話將承載著魔界未來的運氣。

    說實在的,她也是看著這位殿下長大的,做事總是好逸惡勞的,沒個正形,但就是會唬人,那兇惡的容貌,倒是有魔尊的幾分。

    只是要挑起魔界未來的這等大任,對于霧漸離能否勝任,她也不敢妄下結論。

    霧漸離不說話了,手上輕輕的摸著心瀲的背部,給她順著毛,但心瀲知道,他實在已經心不在焉了。

    有一個這樣無條件相信自己的父皇,也是幸運的吧。

    正在幾人個懷心思間,天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烏云密布了起來,很快就有閃電劈過。

    在場的人面上都是一喜。

    “魔尊進階了。”左護法興奮的道。

    魔尊卡在化神期已經良久了,終于,他照舊跨入了合體期,以后飛升仙界。

    許多魔界的人也都在看著天上密布的雷云。

    有人羨慕有人嫉妒,可也無可怎樣。合體期啊,跨入仙界的墊腳石啊,那基本就和成仙一樣的了。

    只是有些人想的更遠,魔尊合體期之后肯定是要飛升的,那魔界之主的位置,給誰來坐呀?

    有些人開始摩拳擦掌。

    終于,在眾人的注目中,第一道天雷來勢洶洶的劈下,心瀲遠遠的看著都以為心驚,這合體期的天雷和林予白的那幾道基礎不能比的呀。

    心瀲感受到了霧漸離的緊張,他的面色第一次在外人眼前體現得那么凝重,心瀲能感受到他身體的僵硬,能不緊張么,那是自己的父親在渡過生死大關啊,要是有能力,心瀲想,他肯定會沖已往資助反抗的。

    不是說進入合體期就一定能飛升上界,還要經由九道天雷的洗禮,只有熬過了才氣飛升,要是熬不外,被活活劈死也是有的。

    這也是天道為了選拔人吧,否則人人都能飛升上界永生不老,擁有無盡的法力,那這世界不就擠成一鍋粥了么。

    天雷一連劈了四五道,心瀲感受到內里的人氣息有了些微弱,她皺眉,她記得魔尊是可以飛升上界的,只是那時候她似乎不是和霧漸離在一起,而是在魔尊身邊,可能是她資助反抗了一兩道所以魔尊才得以樂成飛升上界的么?

    如果是這樣的話,要是她現在依舊呆在霧漸離身邊不動的話,那魔尊就危險了。

    不行,魔尊不應該要失事的,這樣的話,霧漸離或許會很惆悵吧?

    想著,心瀲就散發自己的威嚴探進去觸及魔尊的,她是魔尊的坐騎,自然和魔尊有一套兩人間的聯系方式。

    很快,那里就有了回應,可是很微弱,看來魔尊傷得挺重的,這天雷也不是普通人隨隨便便就能受的呀。

    厥后的事霧漸離感受自己完全沒有反映過來,他只以為自己的胳膊一疼,他手上松了力道,然后自己懷里的那只神獸就跟個炮彈一樣直直的沖向那石門,而更希奇的是那石門快速的開啟砰的一聲就跟怪物吞噬了一小我私家一樣,又牢牢的閉合起來。

    “心瀲!”霧漸離震驚的沖已往,左護法連忙死死的拉住他:“殿下不行以,內里危險,天雷降下來的話會把你傷到的。”

    “放手!”心瀲,這只煤球,就沒一刻是安生的,她不知道內里有多危險么,她為什么要沖進去!更希奇的是那門,怎么會開,怎么會開呢。

    豈非她不是自己要進去的,而是被父皇給吸進去的。

    “父皇,你把她還給我好欠好……”霧漸離的話還沒說完,天上霹靂的又降下第七道天雷。

    耀眼的閃光將霧漸離他們刺得連眼睛都睜不開,耀眼的閃電就在自己的眼前劈下的那種來自大自然給的震撼感,只讓人以為自己越發眇小。

    霧漸離臉色剎時死灰,完了,她那么小只,還沒有靈力,怎么受得了這天雷,肯定是成一個碳球了。

    霧漸離的身體就軟了,沒了繼續向前沖的氣力了,左護法徐徐的鋪開他。

    又是一道天雷……等最后一道醞釀了一刻鐘才劈下的天雷落下之后,這九道天雷足足劈了一個半時辰。

    天上的烏云很快就散去,隨后泛起的是一道道的金光,真真正正的讓人體會到了一把撥開云霧的太陽的情形。

    雖然,天上就傳來陣陣的濮上之音,一個口子從天際的終于落下,帶著光暈,一圈一圈的,直直落在這山的山中央上。

    “樂成了,魔尊樂成了!”旁邊趕來的侍衛和長老們紛紛喜悅的道。

    霧漸離動了動嘴角,真好,父親進階樂成了,只是他這心里怎么就是尚有一點難受,興奮不起來呢。

    很快,一小我私家影就被那圈光暈給從山洞之中帶出來,他漂浮在空中,一點點的被帶著向上。

    眾人一望見他的身影連忙跪下:“恭喜魔尊,賀喜魔尊,飛升上界!”

    “爾等聽令。”魔尊逐步的啟齒,他的聲音普遍整個魔界。

    “臣在。”

    霧漸離也半跪了下來,微低著頭。

    “克日起,本尊飛升上界,魔尊之位,由吾兒,霧漸離來接,爾等須經心輔助,興我界之榮,擴我界之威,揚我界之光。”

    “臣等遵旨!興我界之榮,擴我界之威,揚我界之光!”聲勢赫赫的人全部跪了下來,各人都被魔尊熏染得血液沸騰,而在這氣氛之中,只有霧漸離一小我私家無波無瀾。

    “本尊會在上界庇佑你們的,愿你們早已登來上界。”

    “多謝魔尊!”

    魔尊在深沉的看了一眼霧漸離,霧漸離感受到了他的灼灼視線,抬頭,對上,兩父子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之中。

    “掩護好,你想掩護的。”魔尊用心念給霧漸離傳話,旁人聽不到只有他們二人才聽到。

    霧漸離用力的頷首,他知道自己的父皇一直都很相信自己。

    魔尊的身影,一點點的消失在天邊,霧漸離率先站了起來,其他人才敢陸陸續續的起來。

    “殿下,臣會擇一個良辰,讓您盡快登位。”大長老過來道。

    “有勞。”

    “殿下嚴重了。”大長老連忙道。

    “各人先散了吧,登位之事就由大長老去準備,希望各人繼續各司其職。”霧漸離眼睛都黏在了那扇石門上,但照舊克制著自己交接好事情。

    那些人令命行禮之后耳邊聽到了石門開啟又合上的聲音,再抬頭,眼前已經沒有了霧漸離的身影。

    霧漸離一步步的走進內里,這里也算是一個修煉的地方,叫篤志室。感受有點像人修那些人用的名字,聽說這照舊上古神獸窮奇來到魔界之后給取的名字。

    空氣中尚有些焦味,最內里是一張石床,上面原本應該有工具的,但現在都只剩一些灰而已。

    “心瀲?你在不在?你還在不在……”霧漸離喉嚨里跟堵了什么一樣,聲音特別沙啞的道。

    他的大手哆嗦的摸上石床上的灰燼,她,是不是,已經是這其中的一縷煙灰了?

    23八樓小說網.8 Lw X.Ww W.8 LwX.CoM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