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

第129章 聘禮

作品:皇叔:別亂來!  |  分類:歷史軍事  |  作者:年下承歡

    Ww w.8 LwX.CoM

    第129章 聘禮

    馬車之外,韓影當即揮著馬鞭,朝著葉府的方向而去。

    葉洛想念祖母,想要回去住一日,滄瀾夜親自送給回到葉府,這才打道回府。

    葉洛待到皇叔的馬車消失在街頭,才收回目光,朝著府內走去。

    府內。

    幾十名下人三三兩兩的抬著東西,那些東西有精致華貴的箱子、琳瑯滿目的綢緞衣裳、不勝其數的首飾、各種價值連城的東西……

    他們來來回回的搬動著,很是忙碌。

    管家在一旁,一邊看著他們,一邊緊張的說道:

    “小心一些,任何東西都不能磕著碰著……哎,小心小心,你這樣若是被二小姐看見,恐怕要被打死,我都說了要小心一點!”

    他指揮著,下人們搬著,葉洛一邊走來,一邊看著。

    管家指使之間,連連向后退去,退著退著,便撞上了一人。

    “瞎了眼了,沒看見我正在忙著,還……四小姐!”

    管家憤怒的神色頓時僵硬在臉上,難看至極。

    葉洛懶得搭理他,望著那些忙碌的下人,問道:“他們在做什么?”

    “回四小姐,這些東西是秦家早上送來的聘禮。”管家說話間,有意的觀察了一下葉洛的臉色,又飛快的收回目光。

    葉洛恍然,“原來如此。”

    她一眼打量過去,若有所思道:“秦家出手如此大方,真不愧為秦家。”

    管家:他沒有看錯吧?四小姐竟然面無表情?

    他壓下了內心的驚訝,道:“回四小姐,秦家桃李滿天下,影響極大,在滄瀾國中占據著無法超越的身份,秦家的出手自然不會丟了身份。”

    “嗯。”葉洛點點頭,波瀾不驚道,“不錯不錯,二姐嫁到秦家,有福可享了。”

    “是吶!”

    不遠處,兩個丫鬟陪同在葉舒微身側,緩緩走來。

    葉舒微打扮的容光煥發,她下巴輕揚,略帶孤傲與不屑的望著葉洛。

    走近,她嘴角揚起深深的弧度:

    “沒想到你今日會回來,看到了這一幕,心里定然傷心的緊吧?”

    “……”

    “這些東西中,有好些價值連城、你見都沒見過的好東西,你不妨看看,想要什么,自己去拿一些,以撫心中傷情。”葉舒微很大方的說道。

    “……”

    葉洛摸摸自己的臉,很想拿把銅鏡來照一照,她看起來就這么傷心?

    “真是多謝二姐一番好意了,這些‘好東西’,九王府應有盡有。”她委婉道謝。

    葉舒微怔了怔,不打擊葉洛就心里不舒服的她揚唇一笑,故作好心的說道:

    “九王府中有的再多,那也不是你的東西,你可以從我的聘禮中拿上一兩樣,我會給你留作念想的。”

    “……”

    葉洛難道要拜謝葉舒微,說她真大方?

    她分明只想安安靜靜的回個葉府,看看祖母,再偷溜出去,去一趟十七樓,僅此而已。

    葉舒微真是閑著沒事做,三番五次的來找她的茬。

    她回道:

    “二姐應該從沒有去過九王府吧?九王府中,我的院閣里,好東西都堆不下了。”

    葉舒微一頓。

    葉洛故作幸福的笑道:“皇上賜給了皇叔許多金銀珠寶,皇叔盡數都給了我,我用都用不完、拿都拿不下,你若是想要什么新婚禮物,提前與我說一聲,我會向皇叔要來的。”

    “你!”葉舒微頓時一氣。

    葉洛這樣說,豈不是在用九皇叔的身份去壓秦慕衍的身份么?

    九皇叔與秦慕衍不能比,可是她高攀不上九皇叔,唯有退而求其次搶走秦慕衍,可讓她失望的是竟然沒有看見葉洛難過?

    假裝的吧!

    她想到這一點,揚起一道淺笑,撫著發間的金步搖,笑道:

    “四妹不必客氣,我與慕衍在下個月十五號成親,屆時,還望四妹定要前來,便是對我最好的禮物。”

    “好 。”葉洛點頭,笑道,“我會來的,我會和皇叔一起來!”

    葉舒微要和秦慕衍秀恩愛,那她就讓葉舒微好好的看一看,她到底是傷心還是開心。

    語罷,葉洛踱步便向內走去,大步走遠。

    葉舒微望著她的背影,笑容漸漸的冷了下來。

    “小姐,四小姐定然在逞強,其實呀,她恐怕是要哭出來了,才趕緊離開,莫讓大家看見。”一名丫鬟嘲諷道。

    “是呀。”另一名丫鬟偷笑,“四小姐沒有嫁給秦公子的命,就不要妄想著與小姐您爭搶了,烏鴉怎么能與鳳凰相比呢?”

    好聽的話是悅耳的。

    葉舒微聽了,果然開心的很,她勾著唇角,望著那些華貴、奢華的聘禮,笑意更深。

    慕衍對她如此用心,葉洛定然傷心死了。

    在這場爭奪之間,是她贏了葉洛,在以后,她也會一直壓在葉洛的頭上!

    ……

    葉洛回到了安寧院,不用問下人,便徑直的朝著祠堂走去。

    祠堂中,傅晚跪在佛像前,她的面前鋪開了一本佛經,手中握著木魚,一下一下的敲著,香火冉冉,燭光裊裊,氣憤很是安寧。

    葉洛走來時,不忍打攪了這一幕,便站在門口處遠遠的看著。

    她拿出了那只精致小巧的平安符,捏在手心,望著傅晚那寬厚慈祥的背影,嘴角情不自禁揚起一道滿足的輕笑。

    被人牽掛、亦或是心中有所牽掛的感覺,應當便是這樣。

    她靜靜的站了許久,見傅晚認真的很,便沒有進去,轉身回了房間。

    房間內,綠意很是勤快的迎了上來,各種伺候。

    葉洛問她:“祖母近來可好?”

    綠意忙不迭的直點頭:“老夫人一直挺好,每日都待在祠堂中,不問事事,就是有些牽掛著小姐。”

    “嗯。”葉洛點點頭,“退下吧。”

    “是。”

    待到綠意關上了房門走遠時,葉洛來到床上,盤腿而坐,趁著這段空閑時間,將寒冰神訣修習一遍。

    不知不覺,夜色降臨。

    葉洛換上了一襲男裝,迫不及待的趕往十七樓。

    今日接著看望祖母為由,特意回到葉府。

    她已經有好幾日未到十七樓,又恰逢近日所發生之事,她恨不得第一時間親自去處理。

    Ww W.8 LwX.CoM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