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

第236章 是誰發現的尸體?

作品:皇叔:別亂來!  |  分類:歷史軍事  |  作者:年下承歡

    Ww w.8 LwX.CoM

    第236章 是誰發現的尸體?

    “綠意,將今日之內,巳時至戌時來過安寧院的所有人,立即調來。”

    “是!”

    葉洛吩咐完畢,大步離開前廳,徑直的向著安寧院走去。

    她只要查明是誰偷拿了香囊,再順藤摸瓜,便能夠知曉陷害她的兇手是誰!

    她徑直來到安寧院,推開房門,大步走入,踱步直奔衣柜處。

    衣柜旁,擺放著一只專門裝著雜物的大箱子,專門用于裝平時不用的首飾、衣物……等等。

    葉洛對那只香囊隱約有印象。

    七八年前,叔母給葉舒夢、葉舒微的同時,確實也給了自己一只。

    只不過她并不佩戴,在得到之后,便將其放著了。

    隨著時間漸漸流逝,香囊被放在何處她已然記不清了,但是她的東西如此之少,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這只放著雜物的大箱子。

    葉洛走近一看。

    大箱子上鐵扣是扣上的,并沒有帶鎖。

    葉洛輕輕的扳起那枚鐵扣。

    啪嗒!

    鐵扣彈開,聲音很輕。

    她扶著沉重的箱子,緩緩的抬起。

    箱子中的一切漸漸映入眼簾。

    不穿的衣裳被折疊的整整齊齊、放置于內,幾只小盒子、小東西放置在角落處,還有幾本薄薄的書籍,以及其他的東西……

    箱子里,一切都擺放整齊,沒有動過的痕跡。

    葉洛仔細的打量著,一寸一寸的望去。

    這些東西規規整整,保持著她上次所看見的模樣,就像是從未有人打開過一般。

    葉洛擰眉,若是有人動過,定然會留下動過的痕跡,可是這里卻沒有絲毫,難道……是自己猜錯了?

    她帶著三分疑惑,正要關上箱子的時候,突然輕怔。

    從這個角度望去,在燭光映襯的方向,她望見了一跟細絲、正折射著微光。

    這是……

    她伸手而去,輕輕捻起那根細絲,卻發現,這分明是跟頭發!

    這是女子的長發!

    葉洛挑起發絲的兩端,往自己的頭上一對。

    頭發很長,從頭皮一直長到腰部。

    除此之外,她還在箱子的角落處發現了十來根頭發……

    門外,傳來了凌亂的腳步聲。

    綠意候在門外,喚道:

    “小姐,人已經來了!”

    葉洛不再多想,掛上箱子,大步走出。

    院子里,已經站著一行人,放眼望去,約摸有十多人之多。

    其中,十名丫鬟、五名奴才,他們規規整整的站成一排,低著腦袋、有些不安、紛紛在想著措辭。

    “小姐,按照您的吩咐,這些人都是今日來過安寧院的,盡數尋來。”綠意低聲。

    葉洛雙眸微瞇,輕輕頷首,極淡的目光一掃而去,將眾人盡收眼底、一齊打量。

    她道:

    “今日,喚你們前來,他們應當知曉所為何事。”

    一行下人們惶恐,紛紛解釋。

    “四小姐,奴才今日前來干活,什么都沒做,奴才是無辜的!”

    “奴婢與此事無關聯吶!”

    “四小姐明察……”

    殺人之罪極重,按照律法,以命抵命。

    除非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否然,誰會去殺人呢?

    他們前仆后繼的解釋著,一時之間,亂成一鍋粥。

    綠意站出一步,大聲道:

    “事實如何,小姐自會查明,大家還是先安靜下來,聽小姐說!”

    大家緩緩閉了嘴,目光不約而同的看向葉洛。

    葉洛沉吟,道:

    “我懷疑,今日,有人進過我的房間,偷偷拿走了我的香囊,借機陷害。”

    她將話挑明了說,懷疑什么,便直接說了出來。

    下人們神色微變,迫不及待的想要解釋自己是無辜的。

    然,葉洛又道:

    “目前,我已經發現,兇手是女子。”

    丫鬟們紛紛緊張,奴才們卻是松了一口氣。

    一行人中,有一名毫不打眼的人站在中間,他的神情最為放松。

    就好像是……逃過了生死劫難那般放松。

    葉洛將眾人的反應收入眼底,眸光深了深,卻是什么都未說。

    “大家不妨將今日做過的事、去過的地方、以及大約的時間盡數說來,讓我來找找,這幕后之人,究竟是誰。”

    語罷,她望向最左側的第一名丫鬟,下巴輕揚:

    “從你開始。”

    “是。”丫鬟福身,緩緩道來。

    “奴婢是浣衣院的丫鬟,專門負責收洗安寧院的衣服,今日未時,奴婢同往常一般,前來安寧院,收了衣服便離開了。”

    “停留了多久?”

    丫鬟想了想:

    “約摸一炷香時間。”

    她只是拿衣服罷了,耗時很短,拿了便走、未作停留。

    葉洛低吟一聲,“下一個。”

    第二名丫鬟福身,道:

    “四小姐,奴婢是雜役,專門負責清掃衛生,今日與其余五名丫鬟一同,被分到安寧院清掃庭院衛生,待在安寧院中的時間最久,但是我們五人一直在一起,并未分開過。”

    其下的五名丫鬟紛紛點頭。

    她們六人是一起的。

    葉洛掃了一眼,問道:

    “約摸什么時候。”

    “辰時、午時、酉時。”

    為保證庭院整潔,一日需要清掃三次,故而來了三次之多。

    葉洛頷首:“繼續。”

    余下的丫鬟一個接著一個,訴說著今日前來做的事、待的時間、詳細直至。

    丫鬟們說完,余下的五名奴才也緩緩說著。

    最后一名奴才道:

    “奴婢是廚房的雜役,負責挑水、燒水、抬水,于今日戌時來過安寧院,那時候是為四小姐抬洗澡水,四小姐,您對我有印象嗎?”

    他揚著那張頗為黝黑的臉龐,整個人看起來很老實。

    葉洛望之,揚唇一笑:

    “你幾乎每日需要前來安寧院,我已經對你很熟悉了,況且,我也知曉,兇手不可能是你。”

    那人一聽,抓著頭發,憨憨的笑著。

    大家都將今日所蹤交待了一遍,都是一些很正常的日常工作,僅僅是聽著的話,發現不了絲毫異樣之處。

    葉洛分析道:

    “鑒于我已經確定了兇手是女子,也是你們其中一人,煩請你們將今日的行為再具體一些,重述一遍。”

    丫鬟們心生緊張,為表自身清白,連忙重述著。

    葉洛靜靜的聽完,忽然問道:

    “是誰發現的尸體?”

    Ww W.8 LwX.CoM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