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

第980章 龍的血脈

作品:皇叔:別亂來!  |  分類:歷史軍事  |  作者:年下承歡

    Ww w.8 LwX.CoM

    ……

    帝都,攝政王回宮的消息飛速擴散,民心鼓舞、一片歡呼雀躍。

    此時,皇宮、御書房內。

    太監武官盡數退下,封閉的御書房內,只余兩抹身影。

    偌大的桌案上,鋪開一幅巨大的卷軸。

    卷軸之上,線條縱橫交錯、紋路復雜、標注密密麻麻,山峰河流四處穿插,組合成一幅復雜的地圖。

    桌案一側,滄瀾蕭揚手、指去:

    “三日前一戰,北寒西疆事先在城池內埋下數箱黑火,一夜之間、黑火爆炸、大火連天,吞噬了整座城池、數萬條性命!”

    他臉色凝重:

    “這一戰,龍將軍負傷,紫陽皇下落不明,搜救之下、未見活口。”

    他揚手指向地圖下方:

    “我國以下、乃是南潯,南潯之下、渡過海洋、便是紫陽。”

    “此戰驚動紫陽國,紫陽國當即派兵渡海,卻受到南潯國出兵阻攔、無法上岸,徹底切斷我國援兵。”

    他指示著地圖,字句沉重:

    “眼下,北寒西疆已攻到此處,一路專挑防守薄弱處、勢如破竹般攻來,不日、直逼帝都。”

    凝重的字句響起、飄散在空氣中,久久不散……

    對側,滄瀾夜垂眸、睨視地圖。

    似在思考什么般、一直未語。

    “九弟……”

    滄瀾蕭望向對側之人,眼中有猶疑、有揣測、有遲疑:

    “你當真能在一個月內、擊退北寒與西疆?”

    大戰迫在眉睫,九弟當真能力挽狂瀾?

    滄瀾夜睨視地圖,寡淡的聲線輕揚:

    “能與否,便看誰先沉不住氣。”

    不穩不和的聲線毫無波瀾起伏,似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般輕松。

    滄瀾蕭有些怔:

    “九弟的意思是……”

    扣扣!

    門外,突然揚起一道極低的敲門聲,三聲重、三聲輕,似某種暗號。

    “進來。”

    吱呀——

    門緩緩推開,一人抓著另一人大步走來:

    “參見皇上,主子,屬下按照您的吩咐、下朝后、派人暗中跟隨諸位大臣,當真抓住一位亂了陣腳、行蹤詭異、暗傳密信者!”

    “皇上饒命!饒命啊……”

    ……

    踏踏踏!

    不知名山脈間,馬蹄聲踏破空氣、直向遠處。

    葉洛策馬、直回神醫谷。

    翻身下馬,提身直往后山而去。

    后山、此時已是一片廢墟。

    沼澤地仍舊烏黑發臭,枯樹盡數被燒毀,一片荒涼。

    微風吹來、掀起一股濃烈的尸體燒焦味……

    葉洛揚眸掃去,僅此一望、并未發現乾坤蕭。

    她不禁內力一提、躍上高處的石塊,居高臨下俯視而去。

    沼澤地、枯樹林、大大小小的碎石、黑狼燒焦的尸體……

    仔細望去,卻是什么都沒見到。

    東西呢?

    她隱約記得,撞上石頭后、手中的乾坤蕭掉落在地……

    即將撐不住昏迷時,她讓桑瑞拉取出火折子,引發大火。

    大火之后,定然引來神醫谷眾人。

    乾坤蕭莫不是被夜拾了去?

    葉洛沉吟數秒,尋了一圈,還是未見,這才不得不作罷,離開。

    出了后山,乍見藥田溪流間,數道白色的身影四處奔走、張望、尋找、叫喚:

    “王妃?”

    “王妃!”

    “王……在那兒!”

    數雙目光迫不及待的望來,數名藥童連忙大步跑來:

    “王妃,您去哪了?”

    他們眼中有著擔憂、額頭布著細汗,呼吸有些沉重……

    葉洛正欲啟唇時,卻是猛然頓住。

    她秘密離開、且又是秘密歸來,前后用時頗少,且方才入谷時、并未有人尋找,怎么突然間……

    她眸光微轉,揚唇一笑:

    “閑來無事、四處走走。”

    “您沒事便好。”

    藥童們暗暗松了一口氣:

    “方才聽聞谷外馬蹄聲,還以為您離開了……師傅正要為您號脈,卻是找不到人,這才吩咐大家四下找尋。”

    “勞煩諸位。”

    “王妃言重,請!”

    藥童們尋到葉洛,當即將人請回竹屋。

    杜長老第一時間前來:

    “王妃。”

    他提步、進入竹屋,當即為葉洛診脈。

    兩指一探,頓時露出寬心的笑:

    “胎兒很健康,瘴氣的毒絲毫沒有影響到他,待生下來、定是個亂潑亂跳、健壯皮實的小家伙。”

    葉洛輕撫著小腹,眼中不禁溢出幾分慈祥。

    再過七個多月,她倒是有些迫不及待。

    幻想間,她不禁想起另一件重要的事:

    “杜大夫,我有一事相求。”

    杜長老神色不禁正起三分:

    “王妃但說無妨,不必用‘求’一字,只要能盡一份力、我自是義不容辭。”

    葉洛抿唇笑了笑,笑意又收了收,眸光微垂、略帶凝重:

    “桑瑞拉的右手……”

    杜長老一頓,瞬間明白葉洛的意思。

    既然王妃已經知情,那他便不再隱瞞:

    “那位姑娘的傷勢較重,右手被撕下一大塊肉、傷到韌帶,能夠撿回一條右臂、已經不幸中的萬幸。”

    “一年前、西疆進攻邊疆,導致桑瑞拉家園破碎,如今、她為了救我,又……她已經經歷過太多的顛肺流離。”

    葉洛連忙望向他:

    “還望杜大夫幫幫她!”

    “無論要用什么藥、什么方法,還請您給她堅強下去的希望!”

    “醫者父母心,王妃的急切、我自能體會。”

    想起那位姑娘的傷情,杜長老不禁暗暗嘆了一聲:

    “我定會盡力救她,只是、這療養與恢復還需大半年之久,且恢復的希望渺茫至極……”

    “希望渺茫,總比沒有希望好。”

    葉洛直視杜長老,眼中藏著一絲祈求:

    “桑瑞拉便勞煩您了。”

    “王妃言重。”

    杜長老折身而起:

    “你好生休息,我還需要去配藥,先行告退。”

    葉洛當即起身,送杜長老出去。

    送走杜長老,方才回到竹屋、折身坐下。

    她的傷勢恢復了七七八八,孩子健康,桑瑞拉亦是有了托付之處,她又怎會閑得住?

    當即從懷中摸出一只精致、小巧、復古的小錦盒。

    歐陽家族的傳家至寶?

    龍的血脈?

    她當即敲擊暗鎖,盒子‘啪’的一聲,當即彈開。

    錦盒之內,鋪墊著一層猶如龍袍般暗黃深沉的綢緞,錦布之中、靜放著一枚折疊成正方形、整整齊齊、棱角分明,似刀刃般鋒利的錦布。

    她取出不過二指寬的小錦布,緩緩打開。伴隨著絳紫色的錦布緩緩翻開,一條渾身鱗片、金光粼粼、踩踏白云、翱翔九天的巨龍映入眼簾……

    Ww W.8 LwX.CoM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