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

第1091章 秦易篇 家書

作品:皇叔:別亂來!  |  分類:歷史軍事  |  作者:年下承歡

    Ww w.8 LwX.CoM

    第1091章 秦易篇 家書

    招搖……

    秦姝唇角輕揚,望著男人離去的背影,嘴角卻是止不住笑意。

    其實……也挺好的,不是么?

    她退出書房、順帶帶上了門,向著冷院走去。

    “王妃!”

    還未走近,銀兒便高興的跑了過來,滿目興奮:

    “王妃,秦府來家書了!”

    秦姝猛然一喜,連忙大步沖進冷院、直奔廂房。

    銀兒拉開抽屜,取出一封嶄新的、還未開封過的書信,雙手遞去。

    信紙的封頁上,落著干凈工整的四個字——姝兒親啟。

    是娘親的字跡!

    秦姝連忙拆開信封,抽出信紙,迫不及待的打開望去。

    兩張信紙上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跡,字字句句望去,或是關切、或是擔憂、或是問候,仿佛父母親那慈祥的面龐正在眼前若隱若現……

    她看著家書,嘴角彎彎上揚著:

    “銀兒,研磨。”

    “好!”

    銀兒連忙研磨。

    秦姝將家書來來回回看了三四遍,這才將它們折好、不舍的放回信封內,夾在書頁里,小心的收好。

    隨之,抽出一張宣紙,鋪開來,提起毛筆,沾了沾墨,沉吟半秒,方才落筆。

    娟秀小巧的字跡緩緩在宣紙上一個個排來……

    銀兒一邊研著墨、一邊瞧見了內容,眉頭不禁蹙了起來:

    “王妃,你怎么不告訴老爺夫人?”

    信紙上落下了五六行話,卻皆是道好、道安心的字句,然,對于她們在秦府的遭遇、只字不提。

    自王妃嫁過來后,王爺便不復當初的溫潤和煦,待王妃更是若即若離、仿若陌生,現在、更是將她們趕進了冷院。

    倘若小姐告訴老爺夫人,老爺夫人定會去求皇上,屆時,由皇上出面,王爺定然不敢再對王妃不好。

    可王妃怎么隱藏不說……

    秦姝提筆寫著書信,道:

    “爹爹身子不好,目前,與娘親住在神醫谷,我如果說些什么、引得他們擔心,若是弄巧成拙,我恐怕會后悔一輩子。”

    她書寫著輕松安然的內容,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很好,最后,再問候了父母。

    放下毛筆,拿起宣紙,吹了吹上面的墨跡。

    銀兒抿著嘴角,臉色并不是很好看。

    為了讓老爺夫人安心,王妃便要默默承受著這一切,面對王爺深邃莫測的喜怒哀樂,這樣的日子究竟什么時候、才是個頭?

    扣扣!

    此時,門外,突然響起敲門聲。

    銀兒看了王妃一眼,提步走去,拉開房門。

    門外,是管家,他端著一只紅木托盤,托盤上放置著一件折疊整齊、布料做工皆精致上乘的衣裳。

    秦姝放下信紙,望來:

    “是有什么事么?”

    管家點點頭,走進來,頷首示禮:

    “老奴奉王爺之命,特來給王妃送衣裳,特用于參加明晚的太后生辰壽宴。”

    言語間,他將托盤放置在桌案上,退身離開。

    銀兒關上房門,連忙走到桌案旁,伸手摸了摸,眼眸頓亮:

    “王妃,是上上乘的七蠶冰絲綢緞!”

    她仔細的摸著紋路、走線、條紋、圖案,指腹所感受之處,在她的眼底化開陣陣驚艷:

    “這繡工、這技藝,只有我們滄瀾國最好的皇室繡坊,才能夠與其比擬!”

    王爺這一出手,當真是大方!

    秦姝坐在桌案后,將書信輕輕折好,放入嶄新的信封內,笑道:

    “這不是挺好的么?”

    雖然住進了冷院,可是在易王府的日子,并不是那么糟糕。

    “咦?”

    銀兒眼尖的猛然發現不對勁:

    “王妃,你看這兒,竟然走線了!”

    衣擺不起眼處,有一塊小小的位置,脫出了一根線。

    秦姝一哽:“算了,不仔細看,誰會發現?”

    “不能算了!能夠配上王妃的、必須是完美的!”

    銀兒端起托盤、提步便向外走去:

    “我這就去尋管家。”

    說著,不由分說的大步向外走去。

    秦姝無奈的笑了笑,搖搖頭,封好信封,在封面上落下親啟字跡……

    ……

    今日,婉茹被迫送回禮部尚書府,說得不好聽些,便是被‘趕’回去。

    這件事在王府傳開了,后院的女人們心思各異、人人自危。

    有人認為:這一切都是王妃所為,王妃手段非同一般。

    有人斟酌:近段時間還是小心為妙,這個從滄瀾國來的王妃、手段恐怕不簡單。

    當然,也有人不屑……

    王府之中,丫鬟扶著姿態華貴的女人,緩步朝著書房走去。

    明珠微揚著下巴,眸底充斥著幾分傲氣、幾分譏嘲。

    一件小事、便鬧得滿府風雨,王妃還能翻了王府的天不成?

    再厲害,還不是被打入冷院?

    這件事歸根結底只能說是婉茹自作自受,偷雞不成蝕把米,到頭來、害了自己。

    而她正好借助這段時間,討好王爺,借機再懷上一個孩子。

    “小姐,到了。”

    眼前、便是書房。

    明珠理了理衣擺,邁著優雅的蓮步,向內走去。

    還未走近,空氣中,暗影猛然一晃,身著黑衣、氣息冷然的月塵鬼魅般出現:

    “王爺有命,在此期間、任何人不得攪擾。”

    明珠步伐微頓,心中涌出不滿:

    “我要見王爺。”

    月塵抱著劍,冷然的佇立在原地:

    “任何人不得攪擾!”

    “你!”

    她想見王爺,還要經過一個下屬的同意不成?

    她當即提步便要強闖,月塵眸光一厲,手中的長劍霎時一晃,森冷的寒芒驟然蹦射,明珠的步伐被迫頓住。

    望著男人眼中的寒意,如同他手中的劍一般,沒有絲毫溫度,她的心中不禁涌出一分懼意……

    似乎她只要再上前一步,他定然會拔劍殺了她……

    明珠頭皮有些涼,暗暗握緊手掌,強撐著渾身的氣勢。

    走就走!

    她看了眼緊閉的門,冷冷瞪了月塵一眼,不滿的轉身離開。

    該死的!

    今日不能見,她明日再來便是!

    門外,守著的小玉看見小姐這么快便出來了,不禁一怔:

    “小姐,你怎么……”

    “回去!”

    明珠憤然的提步便走,眼角余光卻突然瞧見不遠處,一名丫鬟端著托盤走過去。

    “那不是王妃身邊的丫鬟銀兒么?”

    這么晚了,她去做什么?

    小玉仔細看了一眼,不禁點頭,道:

    “她手中的衣服,奴婢之前見過,是王爺特意為王妃準備的,似乎是明晚參加太后的壽宴用。”

    明珠雙眼微瞇,霎時涌出幾分深意……

    Ww W.8 LwX.CoM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