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使用文字打造的小說網站

第1108章 秦易篇 不許回府

作品:皇叔:別亂來!  |  分類:歷史軍事  |  作者:年下承歡

    Ww w.8 LwX.CoM

    第1108章 秦易篇 不許回府

    王府門外,停放著一輛由百年楠木打造而成、奢華精致的馬車,馬車之上,有著易王府的專屬標志,無聲象征著尊貴的身份。

    兩匹棗紅色駿馬脖子上束著韁繩,它們昂首挺胸、毛發锃亮,精神抖擻。

    車夫恭敬的站在一旁,靜靜等候著。

    不時,府內,兩抹修長的身影并肩走來。

    車夫連忙搬了一張三層的小臺階,放在馬車前。

    秦易扶著秦姝上了馬車,隨之,進入馬車,放下簾子,銀兒跟隨在馬車一側,車夫當即揮起長鞭、趕馬。

    咕嚕咕嚕……

    馬兒揚蹄,車輪碾壓著地面,發出重復的聲音,沿著鋪墊著青石板路的街道,向著遠方而去。

    馬車輕晃著,馬車內,兩抹身影一正一側的坐著,身子隨著馬車的晃動輕晃著。

    一襲墨袍的男人正襟危坐,閉目養神,周身沉著的氣息好生安寧,令人不忍出聲攪擾。

    秦姝掃了男人一眼,他突然說要帶她出來走走,出來卻不說話……

    狹小的馬車內,氣氛安靜極了。

    她百無聊賴的掀開小窗口的簾子,向外望去。

    不知不覺、馬車已經駛到了帝都中心的位置,街道上,各種熱鬧的聲音迎面撲來。

    有小販吆喝著、有小孩嬉鬧著、有婦人們三三兩兩湊在一起閑談著……

    放眼望去,人頭攢動,好不熱鬧。

    置身于這般熱鬧的環境之中,極易融入其中。

    秦姝望著街道兩旁五花八門、琳瑯滿目的商品、小玩意,好奇的四處張望著。

    許多東西是她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皆是滄瀾國所沒有的,初次得見,她禁不住滿滿的興趣,身子坐在馬車內,一顆心卻早已飛了出去。

    若不是秦易在這兒坐著,她恐怕早就沖下馬車,迫不及待的去玩了……

    她興奮的張望著,坐立不安著,然,她的所有神情卻已落入另一雙眼中……

    男人墨眸微掀,將女子的一切盡收眼底。

    她就像一個未見過五彩繽紛的孩童,更像一個得到糖果與獎勵的孩子,那雙漂亮的雙眼里充滿了興奮之色,眸瞳亮晶晶的,璀璨如星辰一般……

    那精致的側顏、修長卷曲的睫毛,唇角上揚的弧度,一點一寸、完美無瑕。

    凝望著她,他的眸光緩緩沉了下來,有深意、有復雜……

    車輪碾壓著地面,緩緩駛過。

    街道上,百姓們瞧見馬車上的標志,紛紛朝著兩側散開,讓出一條寬闊的道路來。

    秦姝一路從街頭看到街尾,意猶未盡的舔舔唇瓣,再次看去。

    然,馬車駛出了街道后,卻向著偏僻的地方駛去。

    穿過兩條僻靜的街道,竟駛到了城門口,徑直出了城。

    秦姝頓時止不住揚聲:

    “我們要去哪?”

    不是說出來走走嗎?走到城外去了?

    秦易薄唇輕揚,輕吐二字:“城郊。”

    “去城郊做什么?”

    秦姝疑惑,然,她的聲音伴隨著車輪的滾動聲而消散,沒有得到任何回答……

    馬車朝著不知名方向緩緩駛動著……

    不知不覺,便是半個時辰過去,馬車終于停下。

    車夫跳下馬車,取下三級的小臺階放好:

    “王爺,到了。”

    秦姝掀開簾子、跳下馬車,揚眸望去。

    只見,這里是一個陌生的、不知名的地方,馬車前坐落著一座偌大的別苑,周圍零零散散的遍布著些許奢華的大院子,再望去,便是青山綠水,環境極好,也格外偏僻安寧。

    秦易下了馬車,輕理著袖擺,提步走向別苑。

    走了幾步,側眸望向那站在原地、四處打量的女子,沉聲:

    “進來。”

    秦姝回過神來,提步跟上。

    別苑的大門之上,掛著一塊巨大的牌匾,雕刻著三個行云流水的大字——如蘭苑。

    她掃了一眼,帶著銀兒跟了上去。

    進入如蘭苑,苑內的風景、手筆頓時引人咋舌。

    精致的亭臺、蓋著琉璃瓦的屋子、鋪墊著鵝卵石的走道、花團錦簇的花壇、清澈見底的池塘、錦鯉、荷花……

    苑內的每一寸土地,似皆被精心布置過一般,目之所及,皆是美景,所過之處,皆是奢華。

    秦易走在前方,穿過兩條幽靜的小道,徑直進入一座小院內,推開房門。

    吱呀——

    好聞的氣息迎面撲來,整潔的廂房干凈素雅,令人僅是一看、便心曠神怡。

    可是里面卻沒有人……

    整個如蘭苑內安靜至極,似乎除了他們幾人,便再無他人。

    秦姝一路走過,懷揣著滿心的疑惑,打量著雅致的廂房,禁不住問道:

    “我們來這里做什么?”

    秦易走進廂房,只手背負于身后,行至軒窗旁,眺望著窗外的花壇,聲線寡淡:

    “即日起,你便住在這里。”

    秦姝猛然一怔。

    “未經本王許可,不得回府。”

    “為什么?”

    秦姝大步走上去,直視男人:

    “為什么要把我丟在這么遠的地方?”

    起初是冷院,現在是這兒,第一次,她能夠理解秦易失去孩子的憤怒,可這一次……

    “思謙的死,與我無關,我已經將兇手抓出來了,你不可能不知道!”

    秦易沉聲:“沒有為什么。”

    寡淡五字帶著些許強勢與不同抗拒的命令,他說出去的話、便沒有收回去的。

    趕她出府?

    秦姝踉蹌的倒退兩步,跌坐在椅子內,自嘲般的嗤笑一聲:

    “我知道,你有你的事與計劃,可我也不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嫁入易王府這么多天以來,再多的陰謀陷害痛苦我都忍了,可你若是將我丟在這里,讓我怎么撐下去?”

    她離家數萬里,獨自赴往異國,她能夠倚靠的人只有秦易。

    她抬頭,望向他:

    “有時候真想問問自己,我嫁過來、是干什么的?”

    秦易呼吸微窒,心口猛然抽了一下。

    女子淡然無波的目光映入眼底,沒有色彩、沒有光芒,黯淡的似失去一切信心與希望。

    那雙漂亮的眼眸不該如此黯淡無光……

    “抱……”

    薄唇微張,那個‘歉’字卻硬生生哽在了喉嚨內,再開口,已然換了一句話:

    “本王如此安排,自是為了你好,近日,府內接連出了那么多事,即使不是你的錯,可你身為王妃、有掌管不當之失。”

    話落,他看了女子一眼,目光停頓了短暫一瞬,這才提步、離開。

    Ww W.8 LwX.CoM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