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無彈窗小說網站

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誰為廢物

作品:太古丹尊  |  分類:都市言情  |  作者:狐言

    章節頭部廣告...................................    秦浩前世矗立武道頂峰,普天之下,帝境一層與丹帝齊肩者,只手可數。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即便帝像出自神宮,亦壓他不得。

    “原來那是大帝之像,難怪強橫無邊。

    老大,嫂子,你們誰勝出了?”

    葉水寒神色激動,切身感受隕星之威,當知考核艱難。

    “都贏了,前輩盛贊晗兒天賦無雙,只因我更為適合,所以傳承在我身上。”

    秦浩揉了揉蕭晗頭發,晗兒絲毫不輸于他,這一點他都沒想到。

    蕭晗輕笑點頭,暗中掐了一把秦浩腰肢,多大的人了,還揉人家頭發。

    場面頓時一靜。

    諸人怔怔看著倆人,秦浩氣質卓越,蕭晗笑顏傾城,相貌、天賦,皆如此般配,天造地設。

    帝像跟前,他們同時勝出,何其令人羨慕。

    云瑩裳激動的說不出話來,鼻子一酸,竟喜極落淚。

    她們新月一脈苦等六百年,一直在等帝主回歸。

    而今,她似乎看到了丹帝再崛于世。

    斬燁面色羞愧,張揚之氣全無。

    裁決殿弟子、天絕劍宮、水瑤國之人,一時全部沉默。

    不遠處,長河洛胸中一悶,胸膛仿佛堵進來一座山。

    越千陽倒立的頭發瘋狂擺動,眼眸氣得攀升血絲。

    首無缺比不得,連當初從沒放在眼里的秦浩,更比不得。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遙想金光城時,拍賣場萬千武者齊聚,圣殿圣子的地位何其高大。

    那時秦浩無人問津坐于下方,而他在閣樓之上。

    但今天,他挑戰遺跡,止步八皇,喪失頓悟機會。

    秦浩卻踏出皇路,走向帝像,得大帝傳承,反差何其強烈。

    各國天才沉默。

    從西涼走出的這批人,經過短暫失神,同聲高聲歡呼,激動異常。

    深埋仇恨種子的長河洛和越千陽,則是看待秦浩的目光更冷了些。

    若非身邊人手不齊,拿不下秦浩,若非馬上迎來神宮強者考核,他們必然出手,殺人,奪取傳承。

    “秦閣主真是厲害,這次連我們大師兄的光芒都蓋下去了。”

    無缺劍宗諸弟子真誠道賀,旁邊那些羅漢殿的大塊頭們,一個個鼻子昂得老高,仿佛秦浩出自他們宗門一樣。

    “師尊得知,一定欣慰至致。”

    有夜羅宮的女弟子傷感開口,金光城一戰,夜凝紅當時站向秦浩立場,這一路走過,付出了太多,宗門死了不少人,其中還有宗門大長老,一名半步元帝強者。

    但夜羅宮弟子未有怨言,只因她們相信夜凝紅,而夜凝紅相信秦浩。

    如今,秦浩踏皇路,臨帝像,取傳承,蓋壓大陸全部天驕,證明了夜凝紅的眼光。

    夜姚點頭,她從未懷疑過師尊。

    鄭清池自然更加高興。

    “未入神宮,便得大帝機緣,秦浩,往后還需要你多多指教。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首無缺道。

    帝階?

    不過一小段路程而已,他們的未來遠非如此。

    “共勉之。”

    秦浩笑了笑,自然聽得懂首無缺意思,但無論走到哪一步,他這個朋友交定了。

    這一刻,南域劍宗、羅漢殿、夜羅宮,大鄭一族,表露出與西涼極為融洽的關系,畫面很溫暖。

    作為盟友一方的寧武,卻被諸人同時冷在了一旁。

    “秦浩賢弟,我也恭喜你,還有蕭晗,抱歉,也許該稱呼靖月公主更合適一些。”

    寧天行上前道,一身儒雅大氣風范,完全看不出在遺跡時的那種刻薄。

    “謝謝。”

    秦浩很平靜的回道,不帶絲毫情緒。

    “看來你還怪我,這也是應該的,說句實話,遺跡之中,我真沒有針對你的意思,一切全為你好,若仗外物通過考核,挖掘不出自身潛力,有何意義?”

    寧天行道。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秦浩真的不想再糾結這個問題。

    “好,此番賢弟得大帝傳承,未來必會成為攪動大陸的頂尖風云人物,入神宮后,你我便為師兄弟,更是親上加親,待出了神宮,一定要隨我回寧武,對了,還有靖月公主,我帶你們回寧家的祖地看看,去拜見一下老祖,屆時,會對賢弟和弟妹的武道有所助益。”

    寧天行大度道。

    寧家第三脈老祖修為,絲毫不比當初寧蒼松弱,假設雙方沒有發生遺跡中的不痛快,寧天行此舉,確實會對秦浩和蕭晗帶來幫助。

    然而,此刻他講出來,未免有拉攏嫌疑。

    “看情況吧。”

    秦浩回道,蕭晗則毫無表示,出了神宮后,他們有許多急事要辦,未必有時間去寧家祖地。

    “何時都行。”

    寧天行不死心道。

    “別人不賞臉,天行太子又何須如此,哪怕某人得了大帝傳承,也不說立刻會成為大帝,這中間需要足夠長的時間消化,天資不行,也許悟不得大帝之道。”

    長河洛聲音傳來。

    “我悟得悟不得,焉需你止步七皇威壓的廢物多嘴?”

    秦浩看去,眸光鋒銳。

    他既得大帝傳承,天賦自然被認可。

    “呵呵,止步七皇,與諸位相比,我天賦確實廢。

    但你秦浩踏出皇路,又得大帝傳承,修為為何沒有長進?

    我皇境三重,你尊境八重,到底我們誰才是廢物?”

    長河洛針鋒相對。

    “哈哈哈。”

    越千陽大笑。

    “我看你活得不耐煩了?”

    葉水寒跨前一步,一瞬間,水氣彌漫,背后浮現滔滔汪洋,浪起九重,一浪掀過一浪,氣勢極為驚人。

    “咻!”

    首無缺一指點出,鋒銳的劍意凝為實質,化作一道刺目劍光,飛向開懷大笑的越千陽。

    越千陽不由眼皮狂跳,周身翻涌出來無比劇烈的火焰,化作一條火焰龍卷橫穿而去。

    砰!倆者相交,火焰炸裂,劍光至越千陽臉上飛過,帶起一縷血線。

    “你。”

    越千陽擦了臉上的血,眼中閃過一抹驚駭,對比之前意境中交手,首無缺從遺跡走出來后,劍道變得更為可怕了,有一股帝威感。

    “笑得那么大聲,影響我心情。”

    首無缺語氣極為冰冷。

    “我……”越千陽氣結,笑也不能笑?

    轟隆!另一邊。

    葉水寒雙掌推出,汪洋形成數道水龍吞噬長河洛,長河洛虛空震指,連彈五次,炸出五道音線,音線交織成光線,化作五芒圖形遮攔上去,爆發沖天震鳴。

    這一擊過后,葉水寒嘴角滲出一縷血絲,然而長河洛也被震退三步,腹內翻江倒海,他捂著胸膛,似乎沒想到秦浩的身邊隨意站出一個人,便有與他抗衡的資格。

    “不出三個月,我可一掌廢你。”

    葉水寒舌頭卷過嘴角,目光戰意洶涌。

    他皇境二重,長河洛皇境三重,都沒動用魂力情況下,稍微被壓了一絲。

    “大言不慚。”

    長河洛不屑,眼中卻閃過凝重之色。

    嗡!就在此時,中央島嶼上空,傳來劇烈的空間震蕩感,一股可怕的鎮壓力量降臨,數千征兆者同時誕生被人踩在腳底的感覺。

    隨即,卻見一道身影至上空緩緩浮現,氣勢睥睨,俯視萬千天才,朗聲道:“神宮考核開始。”章節尾部廣告...................................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