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八樓文學 | 手機版閱讀

八樓文學_小說在線閱讀_無彈窗小說網站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 詭詐的閻行

作品:三國有君子  |  分類:歷史軍事  |  作者:臊眉耷目

    章節頭部廣告...................................    曹昂給陶商送女裝,欲激將陶商,結果陶商沒被他氣到,反倒是他被陶商送還回來的禮物弄的好慘。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曹昂的肺管子都要爆炸了。

    曹昂當時連手都沒洗,直接就舉著一只小粑粑手,奔著曹操的中軍帥帳跑去了。

    他要請曹操立刻出兵,討伐陶商,以報此血海屎仇!

    “父親!請準我領兵出谷!會戰陶商!”

    曹操正躲在帳篷里溫習陶氏小說,當時就被曹昂這突如其來的請求弄的有點發懵了。

    不對啊,不是你派人去使激將法,要激陶商出戰入谷的嗎?

    怎么反倒是現在要讓曹某出戰啊?

    這到底是怎么個情況啊?

    你這是來激你爹來了?

    曹操心中不明所以,但看到曹昂小粑粑手的時候,仿佛卻是有點明白了。

    又一個讓陶商黑了的。

    曹操心中其實也大概早就知道是這么個結果,但曹昂執意要試試,曹操編也沒阻攔。

    吃點虧,也是好的,能快速成長。

    他安慰自己的兒子,讓他先不要這么生氣,而是反問他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曹昂在曹操的安慰下,平淡了一下心緒之后,隨即原原本本的將事情跟曹操敘述了一遍。

    曹昂雖然不是紈绔子弟,且從小勤勉好學,也很努力,但他畢竟是大族的公子。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他翁翁是花錢買來的太尉三公,他父親是西園八校尉之一,如今更是一方霸主,他身為曹氏的長子,日后當是繼承曹操基業的下一代青年棟梁。

    這樣的年輕人,自然是有他不同于普通人的傲骨的。

    有傲骨的人,為人處世都有他的底線。

    所謂是可忍孰不可忍……被人抹了一手的屎,這事一般人肯定是忍不了的。

    于是他請求出戰,攻打陶商的大營,為這一糞之辱報仇雪恨!

    曹昂打定主意,這手他不擦了!待生擒陶商之后,他要把這只手上的東西,抹在陶商的嘴上。

    所謂的激將不成反被激,說的就是現在的曹昂了。

    聽完了曹昂的敘述,曹操只是平靜的看著曹昂,面上既無喜又無怒,兩只透亮的眼珠子來回打轉,似乎是若有所思。

    曹昂一看見父親的這幅表現,急切道“父親,對這事您到底是怎么想的?到底允不允許孩兒出兵?”

    曹操聽了曹昂的話,這才回過味來。

    他輕輕的咳嗽了一聲,道“那個……陶商給你改的那篇文章,你沒事的時候拿過來給為父的觀摩觀摩,至于出兵的事,唉!還是算了吧,回去把手洗了,給我這帳篷整的全是異味,忒臭!”

    曹昂“……”

    這可真是親爹啊!

    ……

    閻行軍,閻行帥帳。

    曹操的斥候已經抵達了閻行的帥帳,并向他轉述了曹操的要求——閻行若是辦不妥袁耀這邊的事,那他就不用回許昌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說白了,就讓辦不成事,該死你就去死吧!別死回來就行!

    閻行待送走了斥候之后,臉上露出了悶悶不樂的表情。

    己方如今已經暴露了行跡,趙云和諸葛亮這兩個人又如蛟龍和猛虎在側,憑自己的本事,若是與陶軍和淮南兵兩方硬抗,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優勢。

    而且曹操不但要讓自己拿下袁耀,還要讓他弄死張濟。

    自己跟張濟合作,尚且不能穩操勝券,如今還要在對付外敵的同時,算計同僚。

    這豈不是太難為人了?

    閻行心中覺得曹操多少有點不把自己當人看。

    不過為了能進入曹軍的中樞,閻行此刻也只能鋌而走險了。

    在自己的帥帳內籌謀了好久,閻行終于下定了決心。

    仔細籌謀妥當之后,閻行隨即去看望受了傷的張濟和張繡叔侄兒。

    張濟本人被諸葛連弩一箭射中肩窩,但所幸是箭頭射入的不深,且位置不是要害,敷過藥包扎之后,便沒有是什么大事了。

    反倒是他的侄子北地槍王張繡被趙云一記橫掃千軍打落下馬,大口的噴血,肋骨還被打斷了兩根,受傷極重。

    回了營寨之后,張繡就因為疼痛過劇,直接昏死了過去。

    張濟此刻正在帳篷內看護他的侄兒。

    張濟一生無子,因此這個侄兒在一定程度上來說,就是他的至親,日后也是接手他麾下兵馬的人。

    如今侄兒被趙云打傷了,張濟拖著被箭射的肩膀,也堅持親自來親自看著張繡。

    就算是張濟本人幫不上什么忙,他也要親自坐在張繡的身邊,等待他蘇醒過來才能安心。

    閻行進入帳篷時,看到的就是這么一副溫馨的叔父守護侄兒的畫面。

    真是可憐可嘆啊。

    閻行看著這景象,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張濟并沒有什么錯,但錯就錯在你有一支善戰的西涼軍,錯就錯在你有一個漂亮的媳婦被司空惦記上了。

    所以說,沒本事就別娶漂亮媳婦。

    “張將軍,令侄兒的傷勢怎么樣了?”閻行關切的問道。

    聽了閻行說話,張濟這才反應過神來,他急忙站起身,對著閻行道“閻將軍,恕末將身負箭傷不能全軍禮。”

    “哎!”閻行豪氣的擺了擺手,道“張將軍乃是不世出的英雄,亦是我的前輩,咱們私下里,就不要弄那些虛禮了,都是涼州人!做事豪氣一些便是。”

    張濟見閻行這般豪爽,心中又添加了幾分親近之意。

    “張繡的傷勢如何了?”閻行關切的看著昏迷的張繡,又問了一次。

    張濟的臉色沉了幾分,顯得頗是憂慮“肋骨已經被醫官用木板固定接上了,接下來只需靜養……但這孩子到現在還未曾轉醒,我這心中著實是放不下,便來這守夜,倒是讓閻將軍見笑了。”

    閻行搖頭稱贊道“瞧張將軍這話說的,你和繡將軍叔侄兒情深,令行心中很是震撼,亦是甚為感動,不過張將軍畢竟也是有箭傷在身的人,且不可過于勞累啊……我還有大事需要仰仗將軍您幫忙。”

    “哦?”張濟聽出了閻行話中有話,隨即道“還請閻將軍明言。”

    閻行對張濟道“前番一敗,不曾功成,曹公對你我甚是不滿,此番下令追責,并限定時日,令你我捉拿或是殺死袁耀,如若不然,便不需回許昌了。”

    張濟聞言,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

    “本以為是十拿九穩的局,哪曾想蹦出一個諸葛小兒娃,用的那連弩陣甚是厲害,我麾下騎兵不及準備,竟然被他殺的大敗……白白的助豎子賺取了名聲。”

    閻行笑了笑,道“將軍也不用著急,我有一計,或可破此僵局,并為將軍在曹司空面前,掙下軍功,用為日后的近身之資也。”

    張濟聽了這話頓時一奇,忙道“閻將軍有何妙策?”

    閻行笑著道“上一次,你我小瞧了趙云等一眾,確實是未免托大了,其實仔細想來,如今的袁耀軍中,卻是有我等的一眾內應,那便是劉勛一眾人等,劉勛乃是司空舊友,統領廬江的兵馬多年,在淮南軍中威望甚高,當年袁術的十余萬軍兵,皆為其所訓練,咱們若是能暗中聯絡上劉勛,與他約定里應外合,生擒袁耀,則一定可以達成曹公所愿。”

    張濟聞言先是一喜,但隨后卻是憂慮。

    “那趙云那邊,又該如何?我們若是對袁耀動手,趙云必然不會坐視不顧。”

    閻行笑呵呵的道“這點我早想好了,由張將軍你領本部人馬,率兵和劉勛里應外合,拿下袁耀!而閻某則是率兵去阻擋趙云,并由您麾下的猛士胡車兒去擋住諸葛亮,我和胡車兒便是贏不得趙云和諸葛亮,但阻擋他們一時三刻,想來卻應是沒有問題的,將軍這面才是重中之重。”

    張濟聞言道“閻將軍這是打算將軍功讓與張濟乎?”

    閻行使勁的點了點頭,道“張將軍乃是我的前輩,合該有將軍立下首功才和情理,而且將軍也確實有這個才干!只等張將軍日后得了司空的信任,得居高位之后,不要忘了閻某今日的情誼便是了。”

    。章節尾部廣告...................................

普通台球和斯诺克的区别